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昨天歐美翁結束了,到手的戰利品還沒全部看完,但是這本亨本RPS本真的萌到我差點死在電腦前
除了原本在網路上公開的之外,還有後來加筆的番外,番外好甜啊啊啊啊好好吃⋯⋯⋯⋯⋯⋯(萌到痛哭
謝謝作者出了實體本😭


然後想出的自我滿足用亨本拉郎再錄我…

還在尋找能夠解決通販問題的方法O<<

特工本

雖然我還半隻腳踩在亨本坑裡但現在寫得也少了,所以想把之前的短篇整理整理出成本,純粹做個紀念

通通都是網路上公開的那些,不知是否會不會有人想要收?

不知道有幾頁但總字數肯定有三萬以上,也會修過稿,會不會有網路未公開的東西我也不清楚,可以的話想要暑假的CWT出個紀念吧(ˇωˇ)

如果有未公開的篇幅也會再之後公開,也就是說這整本內容都能在我的LO裡看到(除非我砍掉)這樣

自己的CP自己推,亨本圈巨巨沒有之一。

[solo/mendez]Tender

好久不見,最近我忙著在DCTV和魔法世界之間兩邊跑

挑了20字微小說來挑戰一下,我英文不好,大多以中文意思下去發想

有爆字數就算了(喂


---


FirstTime(第一次)

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類可以長得像頭熊。


Unanticipated(意料之外)

而那頭熊意料之外的得到了其他同事的心。


Faith(信任)

「你得相信我,Solo。」他疲憊地開口。


Adventure(冒險)

Napoleon Solo的人生中大概沒有乖乖聽令這個詞,Mendez想。


Connivance(默許 ...

文章統整

隨時更新,這樣我就不用弄那麼多TAG連結了

佔TAG抱歉


※DC

Dickjay:

Nightmare(一發完)

Pink Cat(一發完)

布偶災難(一發完)

Candy Dreams(完結):

0102030405060708

Dance with me(未完):

01020304


Batfamily:

愛され方の学び方(一發完)

一棟房,四隻鳥(未完):01


Superbat:

That's MINE!(一發完)


Flarrow:

燃え上がる炎に捧げる一滴の水(一發完)

I need you(一發完)

外送小哥俏總...

[solo/mendez]君だけが僕の半身

私設靈魂伴侶AU,現代背景

OOC,我的鍋

大概TBC


----


「你相信那個?」

Gaby略為拉高的語調打斷了Solo的思緒,他回頭一看,那個和自己已經合作一陣子的MI6挑眉感興趣地盯著他看,正確來說是盯著他平板內的資料。

Gaby優雅地靠近Solo身邊,在沙發扶手坐下後伸手拿過Solo正在看的平板,裏頭正顯示著一篇有關於靈魂伴侶的研究小論文,她看了一會後,抬眼瞄向Solo,就像是發現什麼般地露出一抹笑,「Napoleon Solo,會相信靈魂伴侶?認真?」

Solo不慌不忙地將Gaby手中那台屬於自己的平板抽了回來,「打發時間看看,等待的時候總是很無聊。...

[solo/mendez]卑怯な君

突然地腦洞大開誰還管它稿子(欸你

OOC,我的鍋。

又看了一次電影沒看見小兒子有名字,因此便參照wiki選了一個。

短打,Solo這男人怎麼這麼蘇,是我的問題嗎。


----


Tony Mendez是個很珍惜東西的人。

正確來說,應該是別人送他的東西。但並非把收到的禮物收到櫃子或是任何一個地方收藏,而是會滿懷感激的使用他,已經認識Mendez多年的Solo很明白這一點。

不論是Solo送他的、或是O'Donnell,甚至是Gaby或Illya送的,Mendez都會小心地收下,一邊感謝著對方心意一邊好好的讓那些禮物物盡其用,當然那其中也有Mendez特別鍾愛的...

不知不覺特工組的文也累積到這樣了(但有二篇還沒填完坑)

接下來想寫的是靈魂伴侶AU,結果資料蒐集不足就卡了(你

累積到年底看能積多少,明年的CWT可能出給自己紀念用的總集篇吧

上網查了一下靈魂伴侶AU好多不同的設定,也就是說自己設定也可以吧!!(欸


等我趕完稿就來努力寫特工組..........(哨嚮AU也想寫

[solo/mendez]Just an accident

我就只想看Solo逗逗Chris

OOC,我的鍋

會計師的糧怎麼這麼少


----


01.

這真的是個意外。

Solo看著站在眼前的高大男子,對方有些緊張地盯了他一會又迅速把眼神轉開的樣子讓他忍不住覺得有些滑稽──如果對方手上沒有拿著一把M821A1的話。

「放鬆點,」Solo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敵意,「這是場意外。」

男子聽見後繃緊的肌肉明顯放鬆了下來,但一雙棕色的眼睛依然警戒地盯看著Solo,只要Solo一有什麼攻擊的動作,對方肯定會毫不猶豫地用那把槍爆了自己的頭。

「……我必須完成它。」過了許久,或許只有一分鐘,男子終於小聲地開口,但語氣堅定的不...

[solo/mendez]When you died

偶爾也想換換口味,BE注意。

OOC,我的鍋。


----


「你有想過自己會怎麼死嗎?」

Solo有些驚訝地回頭看向那個唐突提出這個問題的隊友,但對方彷彿沒有想要得到Solo的答案,他在Solo還來得及回答前又開口說了下去:

「我想,我大概會死在這裡,就是一個感覺。」

對方嚴肅的表情一時讓Solo不知道該怎麼回話,但他只是笑著拍拍對方的肩說對方想多了,而之後隨著戰爭的開始,他也沒再去思考這個問題。

後來那個人的確死了,就如同對方所說的,在那個戰場上,背負著國家的榮耀死去。

最後國家和軍隊幫那些在戰場上殉職的隊友們辦了一個風光體面的葬禮,Solo還記得那天天氣異...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