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Flash/Arrow]似近似遠#04

前面的章節可直接點TAG

完全沒有預料這會有後續,所以我沒有任何大綱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之後會怎麼發展呢(你


------


CH4.TheaQueen

 

 

Thea Quenn靠站在自己大哥的房間門口,安靜地盯看著裝作很認真在看著Queen企業本季營運報表的Oliver,又過了幾分鐘,她就聽見Oliver重重地嘆了口氣,他把手上的報表隨手放到一邊的矮桌上,抬頭看向從剛才開始就只是看著自己的妹妹。

「怎麼了。」

Thea這才離開門口,她走到Oliver身旁坐下,伸出一隻手放到Oliver面前,「抑制劑。」

「我並沒有──」

「你有,Ollie,」Thea露出別想騙我的表情看著自家兄長,「你知道你騙不了我,我可是個Alpha,聞得出來你用太多抑制劑和噴霧──當然你知道就算我不是個Alpha,也知道你會過度使用。」

Oliver抿著唇看了Thea一會,又嘆了口氣,「我永遠瞞不過妳,是不是?」他邊說邊打開矮桌的抽屜,拿出所剩不多的Omega抑制劑。

「因為你知道我愛你。」Thea接過那盒抑制劑打開來看後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照理來說能夠用上一個月份的抑制劑已經只剩下不到五管,而這個月甚至只過了一半,Thea忍不住拉高了音調,「我的老天,Ollie,我們約定過用量──Felicity才肯幫你做這些抑制劑!」

「那些量已經不管用了,Thea。」

「噢,當然,如果你有乖乖照著Felicity說的量使用的話!」Thea必須花費很大的力氣才能讓自己不因為怒意釋放出過多的Alpha訊息素來壓制她親愛的大哥,「Ollie,你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你知道這些東西用過量會有什麼下場!」

「我不能──」Oliver站起身,他瞪向同樣充滿怒意和擔憂的Thea怒吼,「我不能一邊散發出Omega訊息素一邊抓那些壞蛋,Thea!」

「當然了,你當然不能!」Thea也跟著起身,「但你不能總是多疑的覺得自己無時無刻都在散發Omega訊息素然後用這些東西!這樣你──」Thea咬著下唇,頓了一會才又再次開口,「這樣你的發情期只會更難受!」

Oliver撇過頭沉默了一會才又開口:「我會撐過的。」

「你當然會。」Thea看著那些抑制劑嘆了口氣,語氣飽含擔憂,「但是Ollie,你不能這樣──這樣只會讓所有人更擔心你,我們都知道用太多抑制劑的話你的發情期會有多痛苦,而你的發情期又快到了。」看著Oliver固執地抿緊著唇,Thea想起了她第一次看見Oliver發情期的景象──她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天。

「Ollie──」

「我很抱歉,Thea。」Oliver放柔了音調,他伸出手摸了摸Thea的金棕色髮絲,「我答應妳,那幾天會乖乖待著,不去任何地方。」

「你最好真的這麼做。」Thea挑眉看著對方。

Oliver只是給她一個無可奈何的微笑。

 

×

 

Oliver真的不是故意破壞約定──任何一個約定。

但意外總是來得突然,每一次當他約定好一件事情後,就絕對會有另外一個不可抗力因素導致他無法遵守約定,他完全能想像的出來在結束後Thea會如何用著憤怒混著責備的眼神看著他。

發情期來得太早又過於突然,Oliver只能慶幸自己還能在Alpha噴霧的掩飾下解決這些又想在星城販賣針對Omega使用毒品的黑道分子。Oliver在離開黑道藏匿的廢棄大樓時撥了電話給Lance,最後才打開已經被自己擅自斷開許久的通訊器。

『老天啊Oliver!』通訊器才剛打開,Felicity著急的嗓音就從另一端傳來,『你還好嗎?你為什麼老是要斷開通訊器?!你──』

Oliver在Felicity繼續說下去前打斷了對方:「我沒事,Felicity。」Oliver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聽起來就像是因為進入發情期一樣無力,但Felicity還是聽出來了。

「Oliver你──你該不會──」

Oliver嘆了口氣,他有時候真的很痛恨Felicity敏銳的觀察力,「我──」

「別想再說你沒事。」Felicity嚴厲的聲音從另一端響起,「我會讓Thea和Diggle先回來,然後我讓另一個人去帶你回來──而你不能拒絕。」

「Feli──」Oliver才想阻止Felicity,但下一秒對方就擅自切斷了通訊,Oliver只能重重嘆口氣,再下一秒一道紅色閃電伴隨著強風就來到自己眼前,他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紅色速跑者,而青年只是朝他笑著揮了揮手:

「嗨,Oliver。」沒等Oliver回話,Barry直接把Oliver拉到自己身旁,右手護在Oliver脖子後再次開口,「Felicity都告訴我了,別擔心,我會盡量慢一點。」

 

×

 

Roy看著在眼前已經焦躁的不知道來回繞了幾次的Thea,終於受不了的站起身將Thea拉到一張椅子前,「妳就坐下吧。」

「我覺得我會被Ollie氣死。」Thea重重的哼了一聲後順從地坐下。

「他也不是故意的。」Roy聳聳肩,試圖幫自己的導師講一點好話。

「他當然不是故意的。」正在電腦前忙著敲打鍵盤的Felicity也加入話題,「Oliver Queen只是運氣特別差,誰知道那些人會藏了專門對付Omega用的毒品?」

「Felicity……」Roy無奈地回頭看向Felicity嘆了口氣。

「幹嘛?我實話實說。」Felicity哼了一聲又將椅子轉回電腦螢幕前,「要不是有Barry,Oliver就完蛋了。」

Thea突然站了起來張望了Cave一圈後看向Felicity開口,「Barry呢?」從剛才Barry把Oliver帶回來後就不見蹤影,Alpha的直覺告訴她這不太對勁。

「噢。」Felicity眨了眨眼,也跟著看了Cave一圈後不是很確定的開口,「呃……回去了?」

Thea挑高了一邊眉,「我去看看Ollie。」

她不顧身後Roy和Felicity的阻止,轉身走出Cave往走廊另一端那間Felicity特地幫Oliver設計的休息室去。才剛在走廊拐了個彎,Thea就看見那個來自中城的紅色速跑者有些焦躁的在休息室門口來回走動。

「嗨。」

Thea開口打了聲招呼,而Barry這才注意到有人接近,他抬手揮了揮:

「嗨。」他看了Thea一會又回頭看向緊閉著的房門,「那個、Oliver不會有事吧?」

「我想是的,」Thea有些無可奈何地聳聳肩,「他可是Arrow呢。」

Barry顯然被Thea的話逗笑,「也是。」

「話說回來,」Thea雙手抱胸,歪著頭看著還在這裡的Barry開口問道:「你從剛才就一直待在這裡嗎?」

「呃、」Barry看著眼前的少女,雖然對方面帶微笑,但語氣中飽含的威脅讓Barry無法忽視,「對啊,我擔心Oliver嘛。」

Thea輕哼了一聲,「你對Ollie的關心有點出乎我意料。」

「噢。」察覺到少女對自己的警戒大概出自於哪種情感,Barry只能尷尬地抓了抓頭,「因為Oliver是我的朋友嘛。」

Thea一邊的眉挑起一個恰到好處的高度,她盯著Barry好一會,直到對方正想開口說些什麼之前她才走近Barry,Thea伸出食指用力的戳向那個紅色制服正中間的圓形閃電標誌,「要是你敢對Ollie做什麼,你就完蛋了。」

 

「我認真的,Flash。」

Barry就算只是個Beta也能知道現在Thea散發出多少Alpha訊息素想要壓制自己,他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輕Alpha一會,只能乖乖點頭。



TBC.

评论(2)
热度(10)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