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Flash/Arrow]似近似遠#02

01點我

B!Barry Allen/O!Oliver Queen

我寫了後續,會更很慢,但應該不會坑。

第二章開始從他們認識開始寫啦:D


----


CH2.Barry Allen

 

Barry對Oliver的第一印象就是總是繃著一張臉、渾身散發出拒人於千里之外氣息的固執男人,在最開始的時候Oliver給他的印象還滿糟的,大概是Barry打這輩子不想再跟那種人再有牽扯的程度。

後來在Felicity的說服(Barry覺得大概已經接近脅迫)下,Oliver才告訴Barry自己的另一個身分,不是Queen企業的CEO、而是Barry曾經在新聞上看到的星城義警,但那時候的他還不知道為什麼Oliver在聽見自己的讚美時後出那樣複雜的表情。

 

他在幫Oliver他們解決案件後回到了中城,然後一切都變了。

 

因為粒子加速器爆炸的關係,他雖然受了重傷,但也讓他得到了超能力。

突然得到的能力讓他無所適從,接著Barry就想到了那個前陣子才認識的星城義警,一股衝動驅使著他──或許只有Oliver能夠幫他解決他的疑惑。Barry回過神來就發了訊息給Oliver,他只花了一些時間就到了星城,見到Oliver的時候讓他忍不住鬆了口氣。

Oliver只是有些驚訝地看了他一會,最後只是無奈地笑了笑,說了那些讓Barry覺得能夠因此得到救贖的話語,但他依然沒注意到Oliver離開前眼底閃過的複雜情緒。

 

×

 

『Flash,你的三點鐘方向──』

「我知道。」Barry在Felicity話說完之前就迅速的解決了敵人,他聽見Felicity在耳機另一邊發出了不甘心的聲音後笑了起來,「Arrow呢?」他看了四周一圈,發現沒看到另一個夥伴後開口。

『三樓,』Felicity回,語氣有些不滿,Barry聽見耳機另一邊傳來椅子滑動的聲音,『他大概想自己解決那些人──五個人,Barry。』

「你知道我不會讓他搶走所有功勞。」Barry話一說完就先中斷了耳機通訊,他一瞬間就到了三樓,在他看見Oliver毆打其中一個罪犯時從口袋中掉出了一個細長的小玻璃罐,Barry沒想太多,他在所有人(包括Oliver自己)發現之前撿起了玻璃罐,接著解決幫Oliver解決了其他人。

就在Oliver把面前的犯罪者打趴的同時,其他人已經被綑綁好放到他身旁了。

「Flash。」Oliver挑眉(雖然他戴著面罩)地看向那個一臉快稱讚我的速跑者。

「不用謝。」Barry把最後一個人也綑到一起,只在一個眨眼的時間就把那些人通通丟到星城警察局門口,最後他回到Oliver面前,把剛才撿到的小玻璃罐拿了出來,「還有,剛才你掉了這個──」

他現在才看清楚Oliver所掉的是什麼,他在中城也曾經看過同樣的東西,從小一起長大的Iris也有這個──Omega抑制劑。

Barry抬頭震驚地看向Oliver,對方只是沉著臉拿走了他手上的抑制劑低聲說了句謝謝便轉身離開。

「等一下!」Barry抓住Oliver,不敢置信地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星城義警,「你、你是──Omega?!」雖然自己是個Beta,但從對方強硬的作風及態度來看Barry一直都認為Oliver是個Alpha──而其他人、那些犯罪者跟媒體們也是這麼認為的。

他開口後發現Oliver的表情又沉了幾分,對方緊抿著唇沒有開口,過了一會Oliver一把抓著他的衣服把他拉到面前,警告般地壓低嗓音,就像平常他對那些犯罪者說話一樣,「你要是敢把這件事告訴你的任何一個同伴──」

「慢著!我才不會說!」Barry連忙高舉雙手打斷Oliver還沒說完的話,他慌慌張張地辯解,「我只是、我只是沒想到你是Omega──我以為你是個Alpha。」

「很多人都這麼以為,那是因為我讓那些人這麼以為。」Oliver放開了Barry嗤笑一聲,「難道我要大聲地說Green Arrow其實是個Omega嗎?」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Barry忍不住拉高了音調,「我只是、只是──擔心你!」沒有一個Omega能夠長久的使用抑制劑,而且Barry深信Oliver絕對會不聽其他人的勸告,短時間內連續使用抑制劑。

「你的擔心是多餘的,管好你自己──和你的城市就夠了。」Oliver冷冷地開口,Barry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取得了Oliver的信任,但下一瞬間又被拒於門外。

「Oliver,」Barry在對方轉身時,他看著Oliver的背影再次開口,「我想要你相信我、就像你相信Felicity一樣。」

Oliver沒有回答,也沒有停下腳步,Barry就只能呆愣在原地看著對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視線。

 

Oliver一回到Cave就看見Felicity用著Oliver熟悉到不行的表情盯著自己──就像責怪做錯事的小孩般的表情。

「妳聽到了。」Oliver嘆了口氣,Felicity當然會聽到他跟Barry的對話,「別用那種表情看我,我沒做錯。」

「你就是做錯了,」Felicity從椅子上起身走向正忙著把裝備放回架上的Oliver,「你怎麼可以那樣對Barry說話?你知道他關心你!跟我一樣!」

Oliver彷彿要從肺部擠壓出所有空氣一樣又嘆了口氣,他終於看向Felicity,「Felicity,Barry才認識我們不到幾個月。」

「所以?」Felicity雙手抱胸,「他就不能關心你?你總得學著對人敞開心扉、你該學著怎麼相信我們,Ollie。」

「妳知道我不是不相信你們。」Oliver疲憊地坐了下來,他把整個身體往後靠向椅背。

「當然了,你只是覺得自己不值得。」Felicity走到Oliver面前,她伸手捧住對方的臉,逼迫Oliver只能看著自己,「Ollie,不要再把關心你的人推開了,你值得這些──不管你做了什麼,你都值得這些。」

Oliver盯著Felicity一會,他抬手握住了Felicity柔軟卻溫暖的手低聲開口:

「謝謝。」

「真要感謝我的話,就去跟Barry好好道歉。」Felicity笑著輕拍了Oliver的臉頰。

 

×

 

「噢。」

Barry又解決了幾個案件的鑑定工作,回過神來已經到了休息時間,他伸了個懶腰決定去Iris上班的那間咖啡店買些吃的,沒想到才走出中城警察局大門口,就看到一個意外的來訪者,讓Barry只能愣愣地看著對方身影發出一個單音節。

「……嗨。」Oliver看了Barry一眼後便把視線轉向其他地方,他有些尷尬地將雙手放入褲子口袋,「我打擾到你了?」

「當然沒有!」Barry回神連忙搖手,「我只是沒想到──呃、你會在這裡。」Oliver Queen突然出現在中城?還是在自己工作的地方?Barry剛才都還覺得自己大概在做夢,他現在得努力忍住才能讓自己不上前摸摸對方是不是真的就站在自己面前。

「我只是說句話就走了,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Oliver沉默了一會,最後深吸了一口氣才抬頭看向Barry,「──我很抱歉。」

聽了,Barry只是眨了眨眼,「你很、什麼?為什麼要道歉?」

Oliver看見Barry的反應後有些不知所措地把放在口袋的手伸了出來,但過了一會又放了回去,「……因為上次的那些話。」

「喔、噢。」Barry愣愣地看著道完歉又把視線放到其他地方的Oliver,過了一會他才上前拍拍Oliver的肩笑了幾聲,「我沒在意,而且你知道,我說那些話對你來說可能、可能也有點沒禮貌,呃、因為我們也沒有認識多久嘛。」

雖然沒表現得很明顯,但Barry發現了Oliver因為他的回答而鬆了一口氣──原本緊繃的肩膀在聽見他的話之後放鬆了不少,Oliver也終於願意看向他,他也扯出一抹微笑說道:

「那我先走了,不打擾你。」

「等等!」Barry忍不住抓住Oliver的手,隨即像是發現這舉動好像不太妥當地迅速收回自己的手,他笑著比了另一個方向,「我正要去吃飯,你要一起嗎?一個人吃飯有點無聊?」他盯著Oliver有些緊張(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緊張),深怕對方拒絕。

Oliver看了他一會,最後才點頭。

Barry這才鬆了口氣,他拉著Oliver往Iris上班的咖啡廳走,「我知道有間店很不錯,保證你絕對會喜歡的!」

「我會期待的。」



TBC.

评论(7)
热度(13)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