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Graves/Newt]Dream Park

#現代普通人AU
#Newt是動物園飼育員
#Graves是某地的警察局局長
#兩個人領養Credence(大概10歲吧)的三人家庭小話
#OOC,我的鍋


---


一如往常的早晨,Credence換好學校制服後走出房間,對著已經在座位上看著報紙的Graves小聲道了聲早安便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等著Newt也坐到位子上後一起享用早餐。
「早安。」
Newt分別將熱咖啡和熱牛奶放到二人面前,一邊向Graves和Credence道了早,在坐下前輕咳了一聲,這個舉動讓Graves和Credence都停下動作一齊盯向視線飄移了一會後才又抬頭看著他們的Newt。
「Credence,」Newt有些緊張地盯著他,搞得Credence也緊張了起來,他雙手緊握著深色的制服長褲看著Newt,而對方則停頓了一會才又開口:
「你、你會想跟我們一起去遊樂園嗎?」

遊樂園。

Credence看著Newt眨了眨眼,他在心底重複了一次這輩子第一次聽到的單字,「遊樂園?」
「是的,遊樂園。」Newt露出笑容,「我和Percy這個周末想帶你出去走走,我想遊樂園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Newt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接著補充,「當然,如果你想去其他地方的話也可以,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
「我們想你或許已經去膩了動物園。」Graves放下報紙,不緩不急地開口。
雖然不到每星期,但也能說是隔二周左右的頻率就會到動物園一趟了,雖然Credence每次都十分期待的樣子,也總是乖巧地聽著Newt的解說,但偶爾總該換個口味。
「……去動物園也很開心。」Credence小聲開口,他抬眼看著Newt一會又垂下視線,「我能去遊樂園嗎?」
「當然可以,你想去嗎?」Newt像是鬆了口氣般地笑著開口。
Credence沉默了一會才點了點頭。



──遊樂園。
就在Newt宣布周末要帶他去遊樂園後,Credence幾乎整個星期都在心底不停重複著這個聽起來就像棉花糖一樣美好的單字。
在幾個月前,他根本就無法想像自己能夠離開那個陰暗寒冷的小房間,當時的他甚至覺得自己一輩子就只能活在Mary Lou分給他的小房間孤獨死去──直到Newt找到了他。
Credence幾乎不敢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會有像Newt那樣溫暖而美好的人,Newt找到了他、帶他離開那個只能感受到寒冷的地方,然後給了他一個家──雖然Newt的伴侶看起來有點嚴肅可怕,但長時間的相處之後,Credence也能理解為什麼Newt會選擇那個人作為自己的伴侶。
──而Newt和Graves先生要在這個周末帶他去遊樂園。
Credence覺得自己宛如踩在雲端,他得費很大的力氣才能讓自己不表現出太過於期待去遊樂園這件事情,這很困難。
Credence一邊幫忙將晚餐的碗盤收到櫥櫃裡邊想。

「你覺得帶Credence去遊樂園他會開心嗎?」Newt在送Credence上床睡覺後回到房間,看向窩在床上看書的Graves有些不安地開口,「他看起來……和平常差不多,會不會其實他不想去?」
「沒有小孩去遊樂園會感到不開心的。」Graves收起手上的書,拍了拍床邊另一邊的位置,而Newt也順從地爬上床窩到伴侶旁,Graves將Newt拉近自己懷裡安慰性地拍了拍,「我們都知道Credence還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也許他只是不敢表現出來。」
Newt只是靜靜地往Graves靠近了一些當作回答。



孩童的歡笑聲伴隨著遊樂園的主題音樂迴盪在空氣之中,Credence站在原地等著Newt和Graves的時候目不轉睛地盯著就佇立在自己眼前的遊樂園大門,他看著自己身旁拉著父母雙手高興地往遊樂園門口走去的小孩一會,轉身看向後方正背好行李朝自己走來的Graves和Newt。
「抱歉讓你等我們。」
Newt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道歉,但Credence只是搖搖頭,而Graves彎下腰一把抱起Credence,突然的舉動讓Credence嚇得只能緊抓對方的衣服,他驚慌地看著眼前這個依然嚴肅的男人開口:
「Graves先生?!」
「萬一被撞到就不好了。」而Graves只是又抱緊了Credenec,另一手則自然地拉起Newt的手就要往遊樂園大門走。
「Per、Percy!」Newt紅著一張臉連忙看向四周,深怕有人看見二個大男人手牽走的樣子,但他才正要剛開口就被Graves打斷。
「這裡不會有人注意這些小事,親愛的。」Graves淡淡地回,反而把Newt往自己身邊拉近了一些。
Newt想要說些什麼反駁Graves,但看向四周後發現的確沒人在注意他們,這才乖乖閉上了嘴。
Graves看了臉紅得跟番茄一樣的伴侶一眼,又低下頭看著被自己抱在懷中Credence緊張得臉紅的樣子後忍不住輕扯了嘴角。
這兩個人某方面來說還挺像的,Graves想。


進了遊樂園後Credence忍不住小聲地開口詢問Graves是否能把自己放下來,Graves點點頭便把懷中的男孩放下,Credence看了四周一會才抬頭小心地看向站在自己身後耐心等待他的兩位養父開口:
「我能去玩嗎?」
「當然可以,Credence。」Newt蹲下身子笑著回:「你想玩什麼都可以,我們都會陪你一起。你想玩什麼?」
Credence先是看了Newt一眼,後者像是鼓勵他開口般地笑了笑,Credence才指向不遠處的其中一項遊樂設施,Newt和Graves順著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約莫五層樓高、軌道不知道轉了幾個圈的雲霄飛車映入眼底。
Newt看著眼前的Credence難得地明顯露出期待的表情,他只能笑著點頭。

Credence幾乎要哭出來地看著癱在遊樂園長椅上無法動彈的Newt顫抖著身子開口道歉:「對、對不起……」他完全沒有想到坐一趟雲霄飛車會讓Newt臉色發白。
「你不需要道歉,Credence。」Graves代替自己的伴侶開口,他伸手揉揉Credence的黑髮,「Newt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可是──」如果他沒有說要玩雲霄飛車的話,Newt現在就不會這麼不舒服了。
「我沒事,Credence。」Newt忍住胃底不斷升起的噁心感,他硬扯出一抹要讓Credence安心的笑容,「你可以先和Percy先去逛逛?我等好一點了再跟上?」
但Credence只是搖搖頭。
Graves看了看僵持不下的二人,他抬頭看了遊樂園中高掛的時鐘後朝Credence開口,「Credence,我們先去買些午餐,等吃完午餐Newt好一些了再一起去逛?」
「說的也是,我想我吃一些東西後會好一點的,」Newt看向Credence,「能請你幫我買午餐回來嗎?」
「……我知道了。」看著Newt的笑容,Credence只能乖巧地點點頭。
目送二人消失在人群中後,Newt忍不住彎下腰將臉埋在雙手中嘆了口氣,「……我真是太沒用了。」

Graves看著走在自己身邊始終沮喪地低垂著頭的Credence忍不住開口:「沒有人會怪你的,Credence,真要說起來我也有不好。」
「Graves先生?」Credence不解地抬頭。
「我知道他會不舒服,但卻沒有阻止Newt。」Graves嘆了口氣,他蹲下身子與Credence視線同高:「因為我知道Newt很想陪你玩,所以就沒有阻止他了,他只是想讓你開心,Credence。」
Credence看著Graves一會才垂下眼開口回:
「……我很開心。」從來沒有人會對他那麼好、也從沒有人會帶他來到這種地方。
Graves伸出大手摸了摸Credence的頭後,伸手一把將男孩抱起,「買點Newt喜歡吃的東西補償他吧?我想他會很開心的。」
「……嗯。」他緊抓著Graves的上衣點了點頭。

待在原地休息了一陣子後終於感到身體好一些的Newt才剛抬頭,就看見Graves抱著Credence穿越遊樂園中的人潮往自己的方向走來,他笑著朝二人揮了揮手,Credence在看見Newt後便讓Graves放自己下來,他抱著紙袋小跑步來到Newt面前。
「Newt!你、你有好一點了嗎?」沒等Newt回答,Credence將紙袋放在長椅另一邊,拿出了剛才和Graves一起買,聽說是Newt喜歡吃的派遞了過去,「Graves先生說吃點喜歡的東西會好一點!」
Newt先是眨了眨眼,隨後看了一眼跟在Credence身後的Graves,而他的伴侶只是笑了笑。Newt笑著將視線放回Credence身上並伸出手接過派:
「是的,謝謝你,Credence。」他拍了拍身邊的空位,要Credence坐到自己身旁。
男孩乖巧地坐到養父身邊,他小心地開口問:「……等你好一點我們能去逛別的地方嗎?」
「當然可以,Credence,只要你想。」
「雲霄飛車禁止。」Graves也跟著坐到長椅上一邊開口,沒有理會Newt丟過來的警告眼神。
「嗯。」Credence點頭,「我、我想和Newt跟Graves先生一起玩……可以嗎?」
看著Credence小心翼翼帶著期待的詢問,Newt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變得像棉花糖一般柔軟,他忍不住放柔了語氣:
「當然可以,只要你想。」
Credence聽了,只是回給他一個微笑。

FIN.

评论(3)
热度(62)
  1. 洛飛Deep 转载了此文字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