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Flash/Arrow]I need you

這季的連動集閃到害我狗眼都瞎了(謝謝編劇)

OOC,我的鍋


----


01.

Oliver在知道Barry獲得神速力,有些猶豫和不安地特地跑來星城(但對Barry而言這大概花不了多少時間)找自己的時候,他只覺得眼前那個只是個剛成為英雄,迫切地想要幫他的城市和人民做些什麼的天真男孩。

Oliver的天真在自己搭上金牌奎恩號時,便隨著意外的發生一同逝去,他看到Barry那雙湛藍色眼眸混著期待地望向自己時,Oliver最後說出口的只是對方想聽到的,那些鼓勵他的話語。

Oliver看著Barry的身影化為一道紅色閃電離開星城,他只能在心底希望少年的天真不會在最後害了自己。

 

02.

再之後又見面的時候就是他們首次合作的時候,當然合作並不是Oliver自願的,他無法理解為什麼Barry能夠一邊抱怨自己對他的訓練卻又一邊開心地在他身邊團團轉,硬是要跟著自己解決這次的異常事件。

「或許是出於同伴情誼?」後來Felicity思考了會歪著頭開口,從語氣中Oliver能夠聽出Felicity對於他們兩個的合作感到十分興奮,「畢竟你們可是超級英雄同伴啊。」

「沒有超級英雄同伴,Felicity。」Oliver毫不留情地潑下冷水,「我沒有超能力,我和他也不算是同伴。」還不能算。

「但你還是給他了一個放制服的櫃子。」Felicity絲毫沒有被影響,她指了指那個放著Barry閃電俠制服的位置,露出了一抹勝利的微笑,「沒有人能拒絕他,是吧?就算是你──固執的OliverQueen。」

對此Oliver只是瞪了Felicity一眼後轉身離開。

 

03.

        彷彿是應驗了Felicity那句超級英雄夥伴,在他們合作完後Barry大概把他當成了同伴、或是──朋友,Oliver不是很想承認這個詞,但很明顯地Barry把他當成了自己的朋友,總是會用手機(或是有空閒的時候自己跑來星城)跟他分享一些對Oliver來說並不需要知道的事情(託Barry的福,Oliver完全清楚閃電小隊的隊員所有喜好)。

而現在,Oliver有些無可奈何地看著窗外風景,就是不把眼神放到坐在自己對面正開心地分享自己生活瑣事的Barry Allen。

Oliver甚至有些後悔當時為什麼會一時腦衝請Barry幫他驗DNA──大概也是因為自己的交際圈小得可憐,Oliver在心中吐槽自己。

「我以為你會找你的朋友聊這些。」就在Barry結束了Cisco上次出糗的話題後,Oliver忍不住開口。

聽見Oliver的話,Barry忍不住眨了眨眼,他有些疑惑地看向Oliver,「我以為我們也是朋友?那種、你知道,超級英雄朋友。」說到超級英雄的時候Barry壓低了嗓音,而他一雙藍色的眼睛天真無邪地看著Oliver,眼底滿是期盼,期待Oliver贊同他。

「……我們的確是朋友。」Oliver只能在悶悶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深切地想要咬掉自己舌頭,「但我不是英雄。」最後他補上這句。

"沒人能拒絕Barry,他就像個布丁,沒人能拒絕布丁。"

Oliver想起Felicity對於Barry的評價,就連他也無法拒絕這個剛成為英雄不久的少年。

「你當然是英雄!Ollie!」Barry拉高了聲音反駁他,隨後注意到這裡是咖啡店,而不是他們的任何一個秘密基地後又壓低了嗓音,「你為這個城市做了那麼多,你當然是這個城市的英雄。」

Barry在Oliver開口反駁他之前阻止了他,「聽著,Ollie,我不知道為什麼你總是這樣,把自己看成是一個犯罪者,但你不是,Green Arrow也不是,你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對我來說你是個朋友、讓人尊敬的對象,也是守護這座城市的英雄──我相信我們的同伴也會同意我說的話。」

Oliver看著對方一臉『就算是你也不能反駁我』的表情一會,忍不住勾起嘴角,「你也挺頑固的。」

「當然。」Barry點頭,「這方面我可不會輸你……好吧,或許輸一點點。」他聳聳肩。

Oliver只是笑著拿起已經被自己忽略許久,早已放到冷掉的咖啡喝了一口。

 

04.

Barry就是個受到大家歡迎的傢伙,開朗、樂觀、正直,永遠抱持著希望。跟自己完全不同,Oliver至今依然想不透為什麼Barry老愛纏著他──不會說話、還老是繃著一張臉的人的身邊,甚至還收藏了自己的模型(聽說那是Iris送他的聖誕禮物)。

但對Oliver而言,Barry的確也是個難得的夥伴,是的,夥伴。

經過了長時間的相處後,Oliver不得不承認Barry的存在讓他感到放鬆,他們在守護城市這方面的立場對等,雖然說Barry還是會偶爾不知道該怎麼做,但至少他能夠安心地把自己背後交給穿著紅色制服的速跑者,而不用擔心是否該分神拯救自己的隊友(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好幾次都是Barry救了他)。

 

「我必須去。」Barry在聽見Dominat的要求後,沒有任何猶豫,他看向其他人,最後看著Oliver,「我必須去,這是唯一可以救你們的方法。」

Oliver知道Barry會答應那個不合理條件,如果今天換成是自己的話,Oliver也會毫不猶豫地把自己交出去,但不該是Barry、不該是。

「不,Barry。」Oliver搖搖頭,「你不能就這樣答應他們的條件,我們會想到其他方法。」

「但只有這樣才能救你們!」Barry忍不住拉高了音調,「用我一個人換地球所有人──還有你們的性命,這是一筆很划算的交易不是嗎?」Barry朝他笑了笑,語氣堅定。

「你不知道──」Oliver有些焦急地開口,「你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遵守約定,我們都不知道,他們需要你、中城需要你、」Oliver頓了一會才又開口:「……我也需要你。」

Barry顯然被Oliver這句話嚇到,他張大眼看著Oliver,對方卻反而像是說錯什麼話一般煩躁地嘖了一聲,「總之別去,我們會想其他方法。」Oliver丟下這句話後便轉身離開。

而Barry只能愣愣地看著剛才那個好像說出什麼不得了的話的傢伙落荒而逃。

 

05.

於是他們又再次拯救了世界,Barry在慶功宴上想起Oliver跟自己說的過去、還有最後那句『我需要你』,在一切都結束後他忍不住邀請了Oliver或許可以再去哪邊聊聊,天知道他就怕Oliver會用任何理由拒絕(比方說他要回去維護治安之類的),沒想到Oliver爽快地答應了,Barry覺得自己當下的心情簡直比拯救世界還來得愉快。

Barry一邊喝酒一邊偷瞄身邊的Oliver,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為什麼Oliver會對他說出那句話,但又不知該怎麼出口詢問,搞得他們只能聊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你可以停止你偷偷摸摸的舉動了,Barry。」Oliver笑了一聲回頭看他,「問吧。」

「什麼小動作都瞞不過你是不是?」Barry有些不服氣地出聲抱怨。

星城的義警笑了笑,「是你太明顯了。」

「好吧。」Barry咳了一聲,他放下啤酒瓶嚴肅地盯著Oliver,「你說──你說你、你需要我?

Oliver愣了一會,似乎沒料到他會提出這個問題,但過了一會Oliver看起來像是放棄想些什麼藉口來打發,他嘆了口氣,「我需要你,是的,你幫了我很多,我──我無法想像沒有你。」他已經失去太多,失去了所有,甚至連夢境都無法保留,他不能再失去一個戰友、夥伴──朋友。

「天啊。」Barry把臉埋到手中,「天啊,Ollie。」

「這有點噁心,不像我會說的話。」如果有任何一個人在他們旁邊,肯定會懷疑他是不是中了外星病毒或是魔法。

「不,我很高興,真的。」Barry抬頭,就算酒吧內一片昏暗Oliver也能猜得出眼前這個少年的臉紅得像是要燒起來,Barry露出了招牌的燦爛微笑,「我很高興你和我有同樣想法。」

Oliver第一次慶幸他們在昏暗的酒吧內,免得讓Barry發現他的臉應該跟對方差不多紅。

 

FIN.    

评论(4)
热度(34)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