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solo/mendez]君だけが僕の半身

私設靈魂伴侶AU,現代背景

OOC,我的鍋

大概TBC


----


「你相信那個?」

Gaby略為拉高的語調打斷了Solo的思緒,他回頭一看,那個和自己已經合作一陣子的MI6挑眉感興趣地盯著他看,正確來說是盯著他平板內的資料。

Gaby優雅地靠近Solo身邊,在沙發扶手坐下後伸手拿過Solo正在看的平板,裏頭正顯示著一篇有關於靈魂伴侶的研究小論文,她看了一會後,抬眼瞄向Solo,就像是發現什麼般地露出一抹笑,「Napoleon Solo,會相信靈魂伴侶?認真?」

Solo不慌不忙地將Gaby手中那台屬於自己的平板抽了回來,「打發時間看看,等待的時候總是很無聊。」

「我還比較相信你說你要去酒吧或是其他有女人的地方打發時間。」Gaby毫不留情地給了他一個白眼,但也沒再追問下去,反而轉了個話題,「聽說Waverly今天要帶一個新的臨時合作夥伴來,跟你同機構的。」

「相信我,那個人會比我還難以合作的。」Solo開口,說得自己好像十分重視團隊合作。

Gaby只是給了Solo一個鬼才相信你的眼神,起身離開。

 

 

「我第一次遇到Gaby的時候就知道了。」Illya把喝空的玻璃杯放到吧台上,酒吧內嘈雜的音樂及其他人高昂的談話聲幾乎蓋過Illya所說的話,但他沒有提高音量,只是保持著一般對話的音量繼續開口,「就是她了。」

Solo和Illya的感情絕對沒有好到會和平的在酒吧內喝酒聊天──好吧,他不能否認在合作這麼久後和Illya還是維持在最初想殺了對方的程度,但至少不是這種,在喝酒談心這種。

他們只是又結束了一次任務、又拯救了一次世界,而心情大好的Gaby就拉著他們兩個來到酒吧(沒有人能拒絕可愛女孩的邀請,於是他也來了),接著Illya就突然跟他談起了關於靈魂伴侶,雖然他挑高了眉擺出了一臉我才不信的表情,但Illya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既然你這麼肯定,」Solo瞄了一眼正在舞池裡開心跳舞的Gaby後拉回視線,「你該付出行動。」而不是在這邊找他喝悶酒,Napoleon Solo不會喜歡和一個男人喝酒,如果那個男人不是他覺得有點有趣的同事之外。

Illya聽了只是聳聳肩,他又跟酒保要了一杯酒,「你不知道她是不是跟你有一樣的感覺。」

「噢,」Solo有些訝異地抬高眉,「我以為這類似……綁定?」

「不。」Illya搖搖頭,大概是酒精的關係、也有可能是他現在正想跟別人分享自己的苦惱心情,對象是誰並不重要,Illya一邊旋轉著手中的玻璃杯,看著杯中的琥珀色液體隨著自己的動作漸漸與溶解中的冰塊混為一體,「也有可能對方的靈魂伴侶並不是你──命運捉弄人。」Illya笑了幾聲,仰頭將酒一口喝光。

「……你怎麼知道?」Solo最終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反正他們現在都談心那麼久了,多問幾個私人問題應該也不會造成眼前這個KGB的困擾,「知道Gaby就是你的,靈魂伴侶?」

聽了,Illya回頭饒有興趣地看向Solo,他從未看過對方這個表情,更多時候他和Illya都在想著要怎麼痛揍對方一頓。Illya的反應讓Solo難得地有些不自在,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最後Illya終於開口:

「你沒遇過那種人,是吧。」這句甚至不是疑問句,Illya接著開口,「在你看到第一眼的時候就知道那個人就是你生命中缺少的那塊碎片,那個人會使你完整,你甚至能夠知道對方的感受、你自然的就可以理解對方,就算那個人從未說出口。」

Solo只能點頭表示自己理解了,但Illya很清楚,Napoleon Solo根本不信這套。

最終他們是拉著已經玩到不知東南西北的Gaby回到臨時安全屋。

 

Solo當然知道靈魂伴侶,這好像是這個世界的法則,你從出生就背負著另一個人的命運,而如果沒有遇見,對方甚至不知道你就是他的另一半靈魂。沒有人該背負著另一個人的命運,他甚至希望他的靈魂伴侶(假如真的有的話)能夠別來找他,二人互許一生這件事對他來說過於沉重。

也過於虛幻。

 

 

又一次的國家毀滅計畫。

Solo幾乎是沒什麼興趣地翻完了這次的任務資料,就像電影中的每個反派都急於摧毀自己的國家或世界一般,不過這次比起先前的任務多了另一個要件──營救人質為優先。

也難怪Waverly要找那個傳說中和自己在同一個機構的營救專家,從最初的任務中他們就都心知肚明,比起確保人質安全,他們更懂如何摧毀壞蛋的整個計畫。

對於CIA的營救專家Solo也略有耳聞,那個曾經領下『最高優秀獎』的CIA傳奇特工,身為其中的一員,Solo當然知道要拿下這個獎章有多麼的困難,但對他來說這些都不重要,他只希望那個內勤特工不會干擾整個任務過程。

「看樣子大家都到齊了。」Waverly打開門的同時也笑著朝屋內等待著他的三人開口,不等其他人開口,他先站到房內,隨後朝門外的人做了個邀請的手勢,一名穿著制式西裝的高大男子就跟在後面走進房間,Waverly心情很好地開口向房內所有人介紹這名陌生男子:

「Tony Mendez,特別來支援本次任務的CIA特工。」

Mendez只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朝他們點了點頭,「你們好。」

「我想應該不用多作介紹?Mendez先生。」

Waverly笑著詢問,Mendez同意地點了頭,「我已經有先看過資料了。」淺棕色的眼眸掃了一圈坐在自己面前的三名特殊特工,依序開口:「Illya Kuryakin、Gabreiella Teller、Napoleon Solo,請多指教。」

Mendez友好地伸出手向每個人都握了握手,但那名穿著體面(那套西裝大概不便宜,就算是對流行沒什麼概念的Mendez也很清楚),和自己同一個機構的特工卻只是直盯著自己,沒什麼其它反應,Mendez忍不住疑惑地開口詢問對方,「你還好嗎?」

「啊、抱歉。」Solo直到現在才回神發現自己的目光從Mendez進來之後一直都沒有移開,他趕忙也伸手笑了笑,「沒什麼。」

Solo知道眼前這個新同事眼神中依然流露出幾絲擔憂,但他只是擺出笑容,對方這才確定他大概真的沒事才放開手,轉身去和其他人討論這次的任務資訊。

他看著Mendez,那個一分鐘前才見面的CIA卻讓Solo確定了眼前這個比自己高了一些的男人或許就是自己的靈魂伴侶。

他想起前陣子Illya在酒吧裡說的那些有關於靈魂伴侶的話,當初的他只覺得這些對自己而言太過沉重,而現在,他必須努力壓下自己想要將Tony Mendez拉進自己懷裡的任何舉動。

縱使他知道這樣會令他覺得舒適,但他不想嚇到對方──畢竟Mendez可能不知道他的靈魂伴侶是自己,不是嗎?

Solo在Mendez結束一段談話回頭看向他時,只是露出了一如往常的優雅笑容。

他從未像現在一樣,那麼渴望得到一個人。

但在確定Mendez和自己有相同感覺前,他得慢慢來,就像捕獲獵物一樣,得有十足的耐心。



TBC?

评论(3)
热度(67)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