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solo/mendez]卑怯な君

突然地腦洞大開誰還管它稿子(欸你

OOC,我的鍋。

又看了一次電影沒看見小兒子有名字,因此便參照wiki選了一個。

短打,Solo這男人怎麼這麼蘇,是我的問題嗎。


----


Tony Mendez是個很珍惜東西的人。

正確來說,應該是別人送他的東西。但並非把收到的禮物收到櫃子或是任何一個地方收藏,而是會滿懷感激的使用他,已經認識Mendez多年的Solo很明白這一點。

不論是Solo送他的、或是O'Donnell,甚至是Gaby或Illya送的,Mendez都會小心地收下,一邊感謝著對方心意一邊好好的讓那些禮物物盡其用,當然那其中也有Mendez特別鍾愛的幾個禮物,Ian在前幾年聖誕節送給Mendez的馬克杯就是其中之一。

他還記得Mendez拆開包裝,看見盒子裡面裝的東西時露出的表情,琥珀色的眼底溢滿對自己孩子的溫柔,將印著一隻大毛熊的馬克杯欣賞了一番後,不忘給自己乖巧的兒子撥通電話表達謝意,接著幾年,那個馬克杯就成了Mendez的愛用馬克杯。

於是優秀的CIA特工、UNCLE的一員、Tony Mendez現在的交往對象,Napoleon Solo臉上難得地沒有掛著一如往常的從容笑容,反而滿臉嚴肅地盯著眼前那堆白色陶瓷碎片。

意外是這樣發生的,今天是Solo這個月以來難得的休假日,本來的計畫是在Mendez回來前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餵飽Mendez後順理成章的讓自己也飽餐一頓,以慰藉自己這個月幾乎沒辦法跟Mendez好好休息一天的遺憾。

結果他在整理廚房時一個沒注意,手不小心碰到了馬克杯,在來得及反應前,那個馬克杯就摔落到地上,跟著Solo的完美計畫一同化為一塊塊碎片。

再優秀的CIA特工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情人的憤怒(Mendez大概會十分生氣,Solo想),就在Solo還在看著那堆碎片發呆時,鎖頭轉動的聲音在安靜的屋內響起,接著Mendez便打開大門走了進來,他一抬頭就看見對方褐色的眼睛視線放在他的腳邊那堆碎片上。

「Tony──」

「噢。」Mendez只能發出這個單詞,他愣愣地看著那堆碎片一會才抬頭看向Solo,扯出一抹不算是笑的笑容,「連你也有不小心的時候。」

Mendez意料之外的反應讓Solo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只能看著對方冷靜地脫掉大衣、扯下圍巾,一切的舉動都平常地彷彿那些碎片本來只是印著『I♥NY』的廉價紀念馬克杯。

Solo大概第一次覺得自己就像個犯錯的小學生一樣手足無措,「Mendez,我──」

「沒事,」Mendez走到他身邊又笑了笑,「只是個馬克杯,對吧?」

 

在交往多年之後,Napoleon Solo第一次覺得這下事情嚴重了。

 

「你還好嗎?」

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嗓音突然地打斷自己思緒,Mendez抬頭就看見O'Donnell兩手各端著一杯熱咖啡站在自己辦公桌旁,O'Donnell將其中一杯遞給他,Mendez輕聲說了謝謝便伸手接下。

「怎麼突然這麼問?」Mendez喝了一口咖啡才想起自己主管剛才的疑問,他有些疑惑地看向O'Donnell。

「Solo沒煩死人的在你旁邊繞著轉。」O'Donnell撇撇嘴,雖然這幾天他的眼睛沒以往那麼痛,但第六感告訴他之後才會是麻煩的開始,於是身為主管的自己只好關心一下得意部下的感情生活。

「噢,我們沒吵架,你可以安心。」

Mendez又低下頭喝了杯咖啡,但這個舉動只是讓O'Donnell懷疑地挑高了眉。

「沒吵架?確定?」O'Donnell滿臉不相信地看著眼神依然盯著咖啡的Mendez,「那這幾天那傢伙怎麼沒來這裡轉個幾圈?」他很確定Solo最近沒什麼外勤任務,所以一定會三不五時跑來找Mendez順便跟辦公室內的人宣誓一下主權(雖然已經不是秘密,但Solo似乎對此感到樂此不疲)。

知道自己不說出真正原因的話O'Donnell不會放過他,Mendez默默嘆了口氣,「前幾天Solo不小心摔破了Ian送我的馬克杯,我真的沒生氣。」

O'Donnell給了他一個眼神,示意Mendez繼續說下去。

「只是……」Mendez頓了頓,「有點難過,我想你懂,那是我兒子送我的聖誕禮物,所以多少有些難過。」

「就這樣?」

「就這樣。」Mendez點點頭,「真的沒吵架。」他甚至關心地問了Solo有沒有被碎片刮傷。

O'Donnell沉默地盯著Mendez一會,確定自家部下的確照實說了之後才安心地舒口氣,他輕笑了一聲,

「真沒想到那個Solo也會有這麼不小心的一面。」

「我也這麼想。」Mendez跟著露出一抹笑。

O'Donnell拍了拍對方的肩,「既然如此就去哄哄Solo吧。」免得到時候自己又莫名其妙地被扯進去。

Mendez只是點點頭,「我盡力。」

 

就在Mendez收到Solo的簡訊時,以為只是和往常一樣的晚餐約會,但Mendez在到了約定的會面地點時,卻意外地看見自己兒子正乖巧地站在那兒,他只能愣愣地左顧右盼,卻絲毫沒看見那個發訊息給自己的男人,直到Ian抬頭發現他時,一陣子未見的寶貝兒子就直接衝了過來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懷抱。

「爸爸!」

「嗨,小傢伙。」Mendez將已經長大了不少的兒子抱了起來,「誰帶你來的?」

「Solo叔叔。」小男孩親暱的蹭了蹭父親的臉,「他說你少了一個馬克杯,希望我幫你挑。」

雖然已經大概猜到了答案,但從兒子口中聽見Solo的名字時,Mendez只覺得Napoleon Solo太過狡猾,那個男人總是知道該如何牽動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Mendez笑著抱緊了懷中已經不算輕的小男孩,「那我們先去吃晚餐,再去挑馬克杯如何?」

「我想吃漢堡!」

「只有這次。」

 

 

Mendez推開家門,就看見Solo窩在沙發上看著書,對方一聽見開門聲便抬頭看向他,天藍色的眼眸滿是笑意,「還開心嗎?」

Mendez脫下大衣後也跟著坐到Solo身邊,「你知道我沒生氣。」

「我知道。」Solo一手放上Mendez的腰,將對方往自己懷裡拉了一些,他討好似地低頭給了Mendez一個吻,「但我不想看到你難過。」

「你真是狡猾。」

Solo只是給了他一個無辜的眼神。

他大概永遠也無法生這個男人的氣,Mendez想。


-FIN-

评论(11)
热度(76)
  1. 异想天开Deep 转载了此文字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