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妖夜]キリトリセン

朋友生日賀
試著手機發文
我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惹


----



「如果那個兇手被判無罪的話,你會怎麼辦?」
日向明斗因為突如其來的問題停下手邊正在翻著資料的動作,他抬頭看向那個一臉嚴肅的速水。
「……你期待我怎麼做?」日向思考了一會,露出微笑反問對方。
「我希望你不會用私仇解決。」速水沒有被日向輕鬆的語氣影響,反而在聽見眼前那個少年的反問時蹙緊了眉。
「我怎麼會?」日向好笑地看著那個總是直線思考的警官,「我有什麼理由這麼做?你甚至不知道我是不是恨那個兇手。」
「因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所以我有合理的理由懷疑你會不會想要私了。」速水開口,眼前的少年冷靜到,速水不知道自己告訴他兇手可能會以精神問題逃避判決這件事是否正確。
「再說,以你們日向家的財力要介入也不是問題。」
速水接著說出自己的看法。而眼前的少年只是依然保持著冷靜的微笑。
「那你應該也很清楚,分家的地位沒有你所想的那麼⋯⋯舉足輕重。」日向聳聳肩,「家族問題比你想像中的還要複雜,速水警官。」
「我知道日向本家很看重你。」速水反駁。
「⋯⋯好吧,好吧。」日向收起笑容,他放下手邊的資料,「放心吧,我沒有打算私了。」
「就算他有可能被判無罪?」
「就算他有可能被判無罪。」日向點頭。
看著少年的反應,速水知道日向並沒有在開玩笑,但他依然蹙著眉,「為什麼?」
日向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沒有人說好奇心會害死你嗎?警官。」他看向速水,「為什麼你對我這麼好奇?」
「因為你太冷靜。」速水從接到這個案子到現在,不過發生任何事、或是被詢問任何問題——甚至是私密問題,日向都冷靜的不像一名只有20歲的少年。
就連在法庭上正面對上那名殺人凶手時,速水也不曾見過這個少年失去理智。
「這樣很奇怪?」
「對一般人的反應來說,是的。」速水點頭。
「好吧,那一般的反應是什麼?看到兇手就一臉想要砍死他?」
「差不多。」
「那只是一種情緒發洩,」日向開口,稀少的異色瞳直直盯著速水,「但發洩完之後什麼也不會改變,死去的人不會復活,最後笑的還是一開始的兇手。」日向低下頭,繼續說道,「既然如此,為什麼不乾脆一點接受既定事實?不管我做什麼、或是最後判決如何,已經發生的事情都不會改變。」
日向抬頭,又帶著那抹微笑:
「你說會讓判決公平,但什麼是公平?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公平正義,速水警官。」
他不等速水回話又接著說了下去,「但我十分感謝你所打算做的。」
「⋯⋯你太冷靜了。」速水看著日向許久,只能開口說出這句話。
所有事情對眼前的這個少年而言,或許都存在著一條線,只要時機到來,他就會冷靜卻殘酷的,順著那條線將一切捨去。
「冷靜不會壞事,你說是吧?」日向只是給他一個笑容。


FIN.

评论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