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solo/mendez]Just an accident

我就只想看Solo逗逗Chris

OOC,我的鍋

會計師的糧怎麼這麼少


----


01.

這真的是個意外。

Solo看著站在眼前的高大男子,對方有些緊張地盯了他一會又迅速把眼神轉開的樣子讓他忍不住覺得有些滑稽──如果對方手上沒有拿著一把M821A1的話。

「放鬆點,」Solo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敵意,「這是場意外。」

男子聽見後繃緊的肌肉明顯放鬆了下來,但一雙棕色的眼睛依然警戒地盯看著Solo,只要Solo一有什麼攻擊的動作,對方肯定會毫不猶豫地用那把槍爆了自己的頭。

「……我必須完成它。」過了許久,或許只有一分鐘,男子終於小聲地開口,但語氣堅定的不容任何人阻止他。

「我知道。」Solo點點頭,「我不會阻止你。」

接著他終於看見那個男子對自己完全放鬆──簡直像是馴服野生動物一樣,Solo想。

 

02.

Sanders把一疊檔案丟到Solo眼前,對Sanders這種態度已經十分習慣的Solo只是安靜地拿起那疊檔案翻了幾頁,內容如同Solo猜想的一樣,又有CIA探員叛變,將國家機密流了出去,而幾天後將在黑市拍賣──他抬頭挑眉看向Sanders,「我以為我現在是屬於U.N.C.L.E.。」

「別忘了你還是CIA。」Sanders瞪了他一眼。

「所以我的任務就是拿回這份機密文件……」Solo看了一眼背叛探員的個人檔案,「這傢伙呢?」

「你只要阻止他就好了,不計任何代價。」

Solo點頭沒多說什麼,他起身走到門口準備離開Sanders的辦公室前不忘轉頭看向自己的上司開口:

「我總有個搭檔吧?」

「你已經退化到無法獨自完成任務了嗎?Solo探員。」

Solo對於上司的嘲諷沒什麼特別反應,只是優雅地勾起唇角開口,「你知道我總是不夠小心。」

「隨便你。」

Solo滿意地轉身離開Sanders辦公室。

 

03.

        Solo維持著一個優雅的坐姿微笑看著正在辦公桌前裝作自己很忙的Mendez,直到對方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的東西抬眼看向不知道為什麼硬要拉張辦公椅坐到自己旁邊的Solo開口:

「我想你的桌子不在這裡。」

Solo像是沒聽懂對方委婉的逐客令,他把剛從Sanders那邊拿到的文件夾遞給Mendez,臉上依然保持著笑容,「我缺一個搭檔。」在Mendez接過文件夾後,Solo像是想到什麼般又拿出另一張紙攤在Mendez面前,「噢,差點忘了連這張也給你。」

Mendez看著那張紙上O’Donnell洋洋灑灑的簽名,他只能瞪著眼前這個笑得一臉無辜的外勤特工。

 

04.

「說真的,我永遠搞不清楚你在想什麼。」Mendez拿著紅色簽字筆一邊在地圖上畫下記號,一邊開口。

而站在窗邊拿著望遠鏡監視那個叛變特工舉動的Solo回過頭,天藍色的眼神滿是無辜,Mendez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繼續自己的工作,Solo也重新將視線放到那個一路追蹤到芝加哥的特工身上,「別擔心,遲鈍的你也很可愛,Tony Bear。」

「別叫我Bear。」Mendez低下頭的同時,旁邊的手機突然閃爍出新訊息吸引了他的目光,Mendez看著手機上出現的訊息後抬頭看向Solo,「今天可以休息了,他們約好了交易的時間和地點。」

「哼嗯?」Solo看著監視的旅館房間內對方收起手機後,也跟著放下望遠鏡,拉上窗簾走向Mendez,對方直接將手機丟給他,Solo看了一眼後便又放回桌上,比起交易時間,他更感興趣的是依舊認真在地圖上做各種記號的Mendez。

「Mendez。」Solo開口,語氣溫柔得不可思議,Mendez抬頭看向他,他清楚看見對方那雙在因為燈光折射而閃耀的琥珀色眼瞳,「我把我的背後交給你了。」

「……你可以安心。」Mendez只是扯出一抹微笑。

 

05.

在Mendez的協助下,一切順利得不可思議──除了Solo在踏進交易地點的安全屋前就聞到從內部傳來得濃濃血腥味之外。

「有人先一步。」Solo低聲開口。

『從另一側進去,』耳機內傳來Mendez的嗓音,突如其來的狀況讓Mendez的語氣中也參了幾絲緊張,『小心點。』

Solo沒有回話,他順著昨晚跟Mendez討論的結果繞過前門,走過屋側時Solo瞄了一眼,本該在裡面擔任看守的黑幫份子全都倒在血泊當中,Solo打算才伸手打開屋側窗戶的同時,板機拉下的聲音就在自己耳邊響起。

Solo挑眉,他緩緩轉頭,就看見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高舉手槍對著自己腦門。

「不准動。」他開口,對方的聲音立刻讓他聯想到耳機另一邊的Mendez,唯一不同的是眼前這個高大男人可不像Mendez那樣沒有威脅性。

 

06.

「我必須完成它。」

「我知道。」Solo點點頭,「我不會阻止你。」確認到對方已經對他沒有敵意後,Solo拿出自己的證件放到那個男人面前,表明自己的身分。「我只拿一份文件,接著我就離開。」

男人看了他一會,就像在審視自己是否說謊一般地盯著看,最後才放下槍轉身在前領路,「我不知道在哪裡,你要自己找。」

「噢,我會的。」Solo跟在身後,男人才剛打開安全屋側門,就有一個壯碩的男人朝自己撲過來,而眼前的男人連看都沒看一眼就舉槍一槍爆了對方的頭。

「哇喔。」Solo忍不住驚嘆地喊出聲,他走進安全屋才發現裡面的人數比自己和Mendez預估的要多上一些,他環視了一圈,那個叛變的CIA特工就躺在房間一隅,腥紅的血液從他的身下蔓延開來,染紅了木製地板。

「這些都你一個人解決的?」

Solo走近那個已經死去的特工,看了一眼正在大肆破壞客廳地板的男人,也開始在叛變特工身上東找西翻,最後他在那個人身旁找到了掉落在不遠處的隨身碟。

那個男人似乎對於Solo的搭話有點意外,他頓了頓,過一會才僵硬地點了點頭,他繼續將地板下找到地文件塞入隨身的包包內。

Solo輕哼了一聲,大步走向那個男人,對方像是被他的舉動嚇到般後退了幾步,甚至低下頭繼續自己的工作,Solo看了男人的舉動,這個男人總讓他忍不住想起Tony Mendez。

「你不擅長和人親近。」Solo說出了自己觀察的結論後對方頓了一下,和Mendez相似的棕色眼睛快速瞄了一眼後又躲開。

「離他遠一點。」

Solo才想開口,就聽見身後傳來另一道聲音,又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子拿槍指著他,Solo無可奈何地舉起雙手,「我這就走。」他今晚被人槍指的次數也夠多了。

在離開安全屋之前Solo不忘回頭對那個高大男子笑了笑,「國家會感謝你的協助的。」

 

07.

「你的戒心太低了。」Brax目送那個笑得一臉欠揍的男人離開後,忍不住向自己大哥開口抱怨,「政府的人不能相信。」

「我覺得我比他厲害。」Christian一臉認真。「我也沒有相信他。」

「重點不是在這裡……算了。」Brax放棄和那個某方面遲鈍天真到不行的兄長溝通,而Christian只是滿臉疑惑地看著他。

 

08.

Solo一回到當作安全屋的旅館就看見Mendez坐在柔軟的沙發上盯著自己,雖然Mendez表面上總沒什麼情緒,但Solo看得出來對方並不是很開心。

「任務完成,我想我們可以多休息幾天再回去匯報。」Solo坐到Mendez身旁,拿出那個隨身碟。

「我想有必要在報告上寫上你粗心大意的這部分。」

Solo聽了,他只是握起Mendez的一隻手,輕吻了手背一下才抬頭看向Mendez,「所以我總是需要搭檔。」

Mendez看了Solo一會才抽回自己的手,「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已經成為你的固定搭檔。」

 

09.

「我還是覺得那天遇到的男人實在跟你很像,不試著把鬍子剃掉看看嗎?」

「別想。」



FIN.

评论(4)
热度(62)
  1. 异想天开Deep 转载了此文字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