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Will/Jack]全CIA都以為他們在交往

我不想工作,所以就寫了這個。

OOC,我的鍋。

最喜歡這種全世界都以為他們在交往可是其實他們沒有的梗了


----


01.

最近CIA的同事們總是對他投以一種複雜的眼神,不,比起複雜更像是關愛。

Will莫名其妙的每天走進CIA就要接收到四周投來的關愛眼神。

 

02.

「嘿,」Will盡量讓自己扯出一抹親切善良的微笑,他看著上一秒還在對他投以關愛眼神,下一秒看到自己走近後卻慌張地假裝自己很忙的女性同事,「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他的同事終於放棄假裝整理那疊已經整齊到不需要整理的文件,抬頭帶著微笑看向他。

Will思考了一下,他壓下嗓音看著那個笑得有些勉強的同事開口:

「為什麼你們總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和Jack?」

──那種他們兩個好像是一對的眼神。

 

03.

「我們才──」Will拉高了嗓音,但隨即想到這裡是辦公區便又壓低了嗓音:「我和Jack不是那種關係。」上天保佑,Jack還有女朋友好嗎!

「噢……」名為Rose的同事好像很懂得點了點頭,下一秒說出的結論幾乎讓Jack要吐血:「天啊,所以你──你是單戀?」

「單戀?!」Will得很克制自己才能讓他不在辦公室發出崩潰的大叫,他不用回頭也知道整個辦公室都拉長了耳朵聽他和Rose的對話,「我跟Jack只是同事!」

聽見他的反駁,Rose反而笑了出來,她伸手拍了拍Will的肩一副很懂的樣子,「放心吧Shaw,CIA的接受範圍很廣的。」語畢,還露出了『放心吧大家都知道,不用再裝了』的表情。

Will現在他媽的想炸毀這個名為CIA的八卦總部。

 

04.

「你相信嗎?他居然說他們只是同事。」穿著整套黑色制式西裝的CIA特工站在電梯門口和另一位同事討論著昨天才出爐的熱騰騰八卦。

「同事?!」他的搭檔滿臉不可置信,「要是我每次出任務有九成九的機率都被捲入槍戰的話,我絕對跟你拆夥。」而不是滿臉擔心地跟在搭檔後面繞來繞去還硬要把對方拖到醫務室。

「但他說他們只是同事,Rose說的。」

「同事才不會一天到晚黏在搭檔的屁股後面,也不會在看到Jack接女朋友的電話後露出被拋棄的小狗的表情好嗎?」他的搭檔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也不會看到Clark出現就一臉不爽的臉。」

話才說到一半,電梯傳來清脆的『叮』的聲響,電梯門一打開,他們抬頭就看到那二個八卦中心人物正站在電梯裡。

「我保證這次很安全,只是去蒐集資料。」Jack再三保證,對門口那兩個等電梯的同事笑著點頭後迅速離開。

「你上上次也是這樣講,結果對方也回去現場我們差點被射掉大腦!」Will跟在Jack身後,漂亮地忽略了那兩個同事,只顧著氣憤地跟前輩抗議,「上次也是!」

「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我才需要你嘛。」Jack回頭對Will露出招牌的友善微笑,Will瞬間只能閉上嘴什麼也說不出來。

「──等等!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以防萬一?!」Will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又對方的笑容欺騙,他一邊大喊一邊跟著Jack。

 

「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

「我看到一個男人對我笑才不會臉紅。」

「我只會想揍到你滿地找牙。」

 

05.

Will今天一進辦公室就看見他那個搭檔兼前輩愁眉苦臉的坐在桌前,身為同事兼後輩,關心一下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他在心理練習了幾句(天曉得他為什麼連關心同事都要順一下開場白)開場白,最後還是選擇了拍了拍Jack的肩:

「Jack,你還好嗎?」

Will甚至沒注意到自己的語氣溫柔了許多,但Rose注意到了,而她默默地起身走去茶水間,辦公室的其他同事也紛紛效仿,瞬間這間辦公室只剩下Will和Jack二個人。

「噢,」Jack回神,他抬頭就看見Will滿臉擔憂地盯著他,才露出微笑,「我當然很好!」而Will只是挑高了一邊眉,很明顯這招對他的後輩沒有用,Jack才嘆了口氣,「好吧,我不太好。」

「怎麼了?」

「感情問題。」

Jack重重地嘆了口氣,Will看見自己前輩如此沮喪的樣子,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跟著一起沉入胃裡,他想了一會才又開口:「我知道有一間不錯的酒吧,可以放鬆一下?」

Jack只是對他扯出一抹感激的微笑。

 

06.

「他們完全沒發現辦公室裡只剩他們兩個。」身為一個CIA特工,就算是內勤,注意力這麼低也太超過了一點。

「所以他們兩個還沒交往?」Cabot的聲音突然也在茶水間響起,嚇得所有人只能回頭愣愣瞪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坐在角落喝咖啡的局長,而局長只是將一邊眉挑到一個恰到好處的高度,「內勤員工應該要重新制定一下訓練項目。」

 

07.

酒吧嘈雜的背景音樂幾乎要讓Will聽不見Jack的聲音,他只能努力讓椅子靠近Jack好方便聽到對方跟他說了什麼,直到他們兩個幾乎是手臂貼著手臂的距離,Will才終於覺得好一些。

「她居然問我工作和她要選哪一個!」Jack又喝完一杯威士忌,他重重地把玻璃酒杯放回櫃台,這個舉動當然引來了酒保的關注,Will只是默默跟酒保點頭表示沒問題,Jack突然把臉湊到Will面前,近得Will幾乎能感受到對方溫熱的氣息打到他臉上,「啊,女人。」

「你喝多了。」就在Jack要再跟酒保要一杯威士忌時,Will忍不住皺眉壓下那隻手,「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想回家。」Jack幾乎整個人都要趴到Will身上,他笑著看向Will,「我無家可回了,Will你最好了,收留我一晚吧──?」語畢,Jack好像注意到自己說了什麼笑話一樣莫名其妙地笑了起來。

大概是酒吧的氣氛感染、可能是這個前輩正整個人貼在他身上、也或許是因為對方炙熱的氣息幾乎和自己的交纏一起,Will看著那雙已經因為酒醉而迷濛的琥珀色眼眸,一股衝動驅使著他,反正只是個玩笑有何不可,於是他低啞著聲音開口道:

「給我一個吻,我就收留你一晚。」

Jack聽了沒有露出訝異的神情,反而輕笑出聲,爽快地伸手拉住他的衣領,將他扯了過去,柔軟的嘴唇擦過他的。

「Done。」Jack看著他露出勝利的微笑,「這下你要收留我了!」

Will只是挑眉看著不知死活還對他露出可愛笑容的前輩,直接伸手攬過對方的腰,給了他一個真正的吻。

 

08.

一般情況下都是Jack意氣風發地走在前頭,而Will氣呼呼地一邊細數對方在上次任務造成的困擾一邊跟在後面。

但從某天開始好像情況有點不同了,Jack不再意氣風發地走在前方,反而像逃難一樣,還一點都不想回頭看向那個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後輩。

「他們這樣是……交往了嗎?」

「他們兩個不是本來就在交往嗎?!」

 

FIN.


评论(6)
热度(60)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