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solo/mendez]臆病者(上)

君のことが愛してるって言えますか?

想寫兩個膽小鬼的戀愛故事,言小風。

OOC,我的鍋。


----


-Illya side

他不喜歡Napoleon Solo。

打從心底的不喜歡,Napoleon Solo自大、高傲、自認優雅卻老是扯他後腿,對任何人都一點禮貌都沒有,雖然在經過羅馬的合作任務後他和Gaby、Solo加入了另一個合作團體,也好像他們三個能夠彼此信任,但Illya知道,Solo和他們的信任關係宛如走在鋼索上。

只要Solo想,他隨時都能背叛他們兩個──Illya這麼相信著。

後來有一次任務因為必須平安的將目標救出,Waverly帶來了一個幾乎和他一樣高大,但看起來絲毫沒有任何威脅性的男人到他們面前──Tony Mendez,CIA的救援專家跟他們合作這一次的任務。

他不喜歡Solo並不代表他不喜歡所有美國人或是所有CIA,Mendez可說完全和Solo相反,這讓Illya對Mendez的好感多了一些。而在Mendez的計劃之下,他們也順利的達成任務,成功阻止了另一個毀滅世界的計畫也救出了可憐的目標人物。

之後幾次的任務他們也常跟Mendez合作,Illya必須承認,他很高興看到合作任務裡有Mendez的出現。因為這通常代表這次任務能夠順利完成,而Solo不會再總是抓著他的毛病有意無意的諷刺(不知道為什麼只要Mendez在場,Solo都會收斂許多),他也有一個可以跟他下棋的棋友。

待在Mendez身邊是一件很舒服的事,Illya想。

除了他老是莫名其妙接收到Solo帶刺的眼神之外。

 

再後來他聽見Solo和Mendez的對話後發現,那個不論對誰都直呼其名的Napoleon Solo,從來沒有直接稱呼過Mendez的名字。

甚至連勾搭女人的次數都明顯變少了,每一次任務Solo總得搞個女人去他的房間,但隨著與Mendez合作次數的增加,Solo在任務中搭訕女人的次數也跟著與之減少。

這或許是件好事,Gaby坐在他旁邊,看著正在討論這次行動方針的那二個CIA特工開口,Illya也跟著在心裡認同。

接著再後來Illya他發現了Solo看著Mendez時,那雙藍得透徹的眼中包含的情緒是什麼──他認得那種情緒,和他對Gaby的感情一樣。

 

「現在我終於相信你跟我是同類人了,牛仔。」Illya坐到Solo旁邊低聲開口,現在他們正在等Mendez和Gaby的探查回報,這也是最近他們兩個終於有機會單獨對上話的可貴時間。

Solo先是看著Illya,天藍色的眼底閃過一絲訝異,但並沒有被發現祕密般露出Illya期待的狼狽,Solo依然優雅地勾起嘴角,「不。」

他回過頭不再看著Illya:「我們從來就不是同類人。」

 

 

-Gaby side

她是最先發現的。

得承認所有的女人都有比男人來得敏感的第六感,她知道Illya對她的感情,但Illya始終沒有踏過那條界線、所以她也沒有,偶爾她會主動逗弄Illya,但脾氣暴躁的對方卻意外的小心翼翼。

至於Solo,他雖然看起來永遠狀況外,甚至有意無意的老愛打斷她和Illya之間的曖昧氣氛,但Gaby知道那個老奸巨猾的CIA知道所有的一切,就像個旁觀者,總是帶著有趣笑容的看著她和Illya。

接著Gaby就發現了,Solo對於Mendez那份和對待其他人不太一樣的感情。Solo對任何人總是保持著一份距離,就算是他們可說是已經經歷了好幾場轟轟烈烈的生死情誼,但不管如何,Solo總還是和她跟Illya劃出一段距離,他不會主動踩過那條線、也不會讓她或Illya跨越那條界線。

然後Mendez出現了,Mendez輕易的就跨越了Solo給所有人訂下的安全距離,Solo發現了,卻也沒有阻止Mendez,他任由Mendez跨過界線、甚至樂見其成的讓他走進Solo的內心──反而輕鬆得到Solo信任的Mendez本人毫無自覺。

對於Mendez的合作任務,Gaby當然是舉雙手贊成,要知道Mendez雖然看起來溫和無害,但他能夠阻止Solo和Illya每次任務中的唇槍舌戰,甚至比她生氣還有用,只要一個眼神或一個嘆息,Solo就會乖乖閉上嘴,收回他對Illya的諷刺;而Illya為了保護難能可貴的棋友,也會選擇退讓一步,讓這兩個又避免了一次吵架。

 

「Solo總是這樣,玩不膩。」Gaby看見風流幽默的CIA又在飯店櫃檯和服務人員調情,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Mendez只是笑了笑,他紳士的替Gaby提起行李,「這是他的小娛樂吧。」全世界都知道Napoleon Solo喜歡漂亮的女人。

「你不在意嗎?」

聽見Gaby的疑問,Mendez眨眨眼,棕色的眼中滿是疑惑,「在意什麼?」

「……沒什麼。」Gaby在注意到Solo的視線不斷往她和Mendez的方向飄來的時候笑著搖搖頭,她伸手勾住Mendez的手臂笑得如糖似蜜,「我想我們該先去休息了,明天大概會很忙吧。」

接著她就拉著Mendez離開飯店大廳,她在走進電梯前甚至還能夠感受到Solo的視線依然跟著他們。

Gaby在電梯門關上前轉身朝Solo露出一抹美麗的微笑。

 

她知道了Solo的秘密,那個總是在女人間無往不利的Napoleon Solo,在愛情中反而膽小得連女人都不如。

 

 

-Mendez side

他在第一次知道Napoleon Solo這個人時,是從O’Donnell口中聽到的。

就目前CIA的外勤特工來說,Solo或許不能算十分優秀,但已經算是數一數二的佼佼者,他似乎能夠從自己上司語氣中聽見O’Donnell對Solo的賞識。但再優秀,似乎也無法讓Solo改變他的壞習慣──或許該說他的嗜好,這也是為什麼那個不應該待在這裡的男人,在經過多年後還是繼續為CIA執行一次又一次任務的原因。

後來因為U.N.C.L.E.的任務有需要他的地方,在Sanders和Waverly二人的威脅下,O’Donnell不得不簽下那只同意他短暫調入U.N.C.L.E.的契約書。Mendez還記得要出發前一天,自己上司語重心長的要自己小心──特別是要提防Napoleon Solo這個人。

你無法要求也不能知道一個竊賊能有什麼愛國心,或是保全同伴的心──這是O’Donnell最後對Solo下的評價。

而就在他看見Solo之後,他理解了為什麼那個男人是CIA上層又愛又恨的特工,Napoleon Solo有一套自己的行事風格,而且固執得幾乎不允許任何人改變他的做事方法。

第一次的合作任務時他和Solo可以說是大吵了一架,但並不像Illya那樣的大打出手,再怎麼樣他也知道Solo西裝下可是藏著一副經過鍛鍊的身材,那不是一個內勤特工能夠打贏的。

「我只在意怎麼救出目標,」Mendez的語調沒有任何抑揚頓挫,但他堅定地望著Solo朝他前進了一步,「剩下的你們愛他媽怎麼搞都行。」

然後他就看著那雙透徹猶如藍天的眼眸難得地露出訝異,接著大概又閃過了一絲欣賞──那抹情緒的來得快也去得急,Mendez也沒有多加深究,他只知道Solo終於肯退讓一步。

再後來幾次的合作任務都十分順利,至少他想U.N.C.L.E.的三個來自不同國家的特工肯把信任交給他。Mendez也自然地知道了Illya對Gaby的感情,因此除非必要,否則他很樂意將任務時的雙人房讓給他們兩個,讓他們去扮演一對夫妻、或是情侶。

 

「我以為我會是單人房。」Mendez看了房間內的二張單人床一會,回頭看向那個靠站在門口,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CIA特工。

「真遺憾,剛才櫃台那位美麗的小姐說已經沒有單人房了。」Solo垂下眼,好似他真的感到遺憾,但依然輕鬆的語調背叛了他。

Mendez看著Solo思考了一會,得出結論後他點點頭,「我知道了。」

Solo看著Mendez提起自己的行李走近門口,他忍不住皺眉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高大一些的男人開口:「你知道了?」

「那位小姐晚點就會上來吧?」Mendez歪了歪頭,他剛剛可沒漏看Solo和那位小姐調情的舉動,「我可以去找其他飯店。」

「不,Mendez。」Solo伸手拿走他手中的行李,「這是我們兩個的房間。」

Mendez疑惑地看著Solo,但對方堅持不肯放下他的行李,還幫他放到了床邊,Solo的舉動讓他滿是不解,「我這樣會打擾到你們。」

聽了,Solo抬頭望向他,一雙湛藍色的眼直盯著他,Mendez突然發現那雙眼中含有太多他所不知道也無法辨識的情緒,過了許久Solo才終於開口,但說出口的話讓Mendez更加匪夷所思。

「你不在乎,是吧。」

這句話甚至不是疑問句,Mendez看著Solo走近他,伸手輕撫過他的臉頰,那是上一個任務時不小心被子彈擦過留下傷痕的地方,Mendez能感受到Solo手在自己臉上留下的溫度,他看向Solo,那些情緒複雜的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你甚至連你自己都不在乎。」

Solo笑著開口,但那抹笑不再優雅,只剩下自嘲。

 

Mendez覺得自己似乎跨越了他本來不該踩進的地方,但他動彈不得,只能任由自己深陷進去。

 

 

-Solo side

任何情報在CIA中總是流動的很快,有些有名人物甚至不用自己去探聽,就會有第三人很主動的將所有情報告訴你。這也是他對Tony Mendez的第一印象來源,他還記得Sanders某天突然聊起了那位曾經聽過幾次的CIA救援專家,對於那個男人得到的獎章讚譽有加──這並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任何CIA的長官都願意讚美自己的下屬,當然也包括Sanders。

他從Sanders的話語中聽出了對方有意無意的希望自己老實點的暗示。

但他可是Napoleon Solo,老老實實當國家的魁儡這項計畫可沒有安排在他的人生計劃中。

而人生總是充滿著意外。

他大概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國際通緝的竊盜犯、也沒有料到會被招募到CIA,更沒有料到自己會讓Tony Mendez這個男人會如此輕易地走進自己為任何人所畫下的界線。

Solo不喜歡建立關係,他總是和所有人保持著一段適當的距離,就算他已經和Illya、Gaby合作了那麼多次任務。他喜歡Gaby,也喜歡Illya,更喜歡看他們兩個為了那段曖昧不明的關係而舉足不前,偶爾的捉弄他們成為了Solo除了搭訕女人以外的小樂趣。

但在認識Mendez後,Solo發現那些為了保護自己所畫下的界線絲毫沒有任何用處,那個男人就這樣來到自己面前,然後走了進來。Solo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讓一個男人如此親近自己,他只覺得那個男人琥珀色的眼底總是溫柔得不可思議的包容自己所有的冷嘲熱諷。

──除了有次他做的太過火,才真正見識到那個總是溫溫吞吞,好像沒什麼脾氣的Tony Mendez也是會生氣的,雖然他不像Illya一樣直接揮拳過來,但Solo知道像Mendez這種人生起氣來會比任何人都可怕。

於是他選擇了退讓,然後他就看見對方嘴角輕扯,露出了宛如勝利的微笑。

再後來他發現Mendez為了目標的安全不惜犧牲一切,包括他自己。

那次的救援任務明明只差一點就能夠讓全部的人安全撤離,但那個該死的黑幫老大卻在最後一刻發現這是CIA設下的圈套,當他舉槍朝Mendez開火的瞬間,Solo覺得自己所有的餘裕都消失殆盡,他只能看著子彈驚險地擦過Mendez臉頰。

Solo只記得當時自己的心臟彷彿隨著那顆子彈擦過Mendez臉頰一併停止了跳動,接下來是滿腔的怒火支配了他所有的情緒,Solo毫不留情地扣下板機,將子彈送入那個黑幫老大的腦袋裡。

最後一切結束時,Mendez依然滿腦子只惦記著援救目標的安危,對於自己差點在這次任務中送命的事情隻字不提,好像那只是天氣話題般的小事。

 

──Tony Mendez在乎著所有人,除了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而他該死的在乎Tony Mendez。

這個發現讓Solo覺得心臟開始隱隱作痛,痛楚就像藤蔓一樣緩慢但確實的從心臟蔓延至全身,讓他動彈不得。

 

「你甚至連你自己都不在乎。」

Solo自嘲地開口,然後他看見Mendez琥珀色的眼眸因為訝異而微微張大,Mendez沒有回答,但他看著Solo退了一步。

Mendez發現了。

Solo就是知道Mendez發現自己對Mendez抱持著的那份感情,但他們沒有再開口,Mendez只是垂下眼,轉身離去。

而他依然站在原地。 



TBC?

评论(7)
热度(73)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