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Will/Jack]一方通行

什麼時候我才會讓CIA做正事。

OOC,我的鍋。

 @浅五 和 @piggiewen 的點梗。


---


01.

他覺得他的人生在去西班牙參加家族旅行之後就全亂了套。

 

02.

先是公司破產、再來是知道自己老爸原來是CIA特工,而他被瞞了這麼多年,都還來不及問清楚,他的父親就在自己眼前被射殺;接著他又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父親的昔日同窗追殺,原因是連他都不知道哪裡的該死黑色皮箱。

天曉得那個皮箱裡裝什麼鬼東西,他還得為那個皮箱東奔西跑只為了救回自己被綁架的家人。

接下來又知道了原來他那個死去的父親在外面有情人,而他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

 

他甚至在一切都結束後都不能去質問那個罪魁禍首,到底這一切他媽的是怎麼回事。

他只能站在父親墓前,而他所問的一切都不會得到答案。

 

03.

他討厭維吉尼亞州。

因為那個帶給他痛苦回憶的該死國家情報局總部就在這裡,但他現在正在這裡,國家情報局總部。

「Will Shaw。」Will順著聲音看過去,一名身材高大,有著一對好看棕色眼睛的男人走到自己眼前露出友好的笑容,「歡迎你加入CIA。」

「當然了,你們什麼都知道。」Will沒有伸出手,他只是看著眼前的男人諷刺地開口,而那個男人則理所當然地露出驚訝表情。

「噢,我叫Jack Ryan,我該先報上自己名字的,抱歉。」名為Jack的男人有些愧疚地低下頭。

 

或許不是所有CIA都那麼令人討厭,Will想。

 

04.

他錯了。

果然CIA都他媽討人厭,Will開始覺得加入CIA並不是那麼明智的一個決定。

 

「你不是說你他媽是個內勤嗎!」Will在抓著Jack翻滾到一面還能撐住槍擊一會的水泥牆,他憤怒地瞪著眼前這個動作遲緩還一臉無辜的同事。

天曉得要是他不在的話Jack大概那顆腦袋就已經被好幾顆子彈穿過──想到這裡Will又覺得內臟像是全部擠在一起般難受了起來。

「我也沒料到會這樣啊!」Jack滿臉無辜地吼回去,他只是來跟對方會談而已誰知道會演變成槍戰。

『Jack,到撤離點,我在那裡等你們。』

John Clark的聲音從二人的耳機傳來,聽見後Jack忍不住翻了白眼:「該死的Clark!我們現在根本沒辦法到撤離點!」

Jack話才說到一半,本來掩蔽他們的那塊水泥牆又被轟掉了一半,Will連忙拉著Jack滾到另一邊躲避對方的追擊。

『我掩護你們,聽我指示。』Clark的聲音在槍戰中反而顯得清晰無比,最後他們在John Clark的掩護下終於成功的撤離現場。

 

「內勤,Hun?」Clark在他們兩個狼狽地滾上車後,好笑地看著因為過度運動而不停喘氣的Jack。

Jack則是不滿地瞪了回去,「這是意外,Clark。」

「你還沒感謝我呢,Dr.Ryan。」

「噢真是太感謝你了,Clark。」Jack哼了一聲。

而後座的Will覺得彷彿自己不應該屬於這裡,他聽著前座二個同事的鬥嘴,一邊把視線放回窗外。

「Will,你還好嗎?」

「很好。」這下可終於想到他了。

Will沒有回過頭看著Jack,只是執著地死盯著窗外風景,彷彿外面依然有追殺著他們的恐怖份子般悶悶地應了聲,他當然也理所當然的沒有注意到Jack眼底閃過的安心和失落。

 

05.

「你喜歡上他了。」Lucia在聽完他將近半小時以上的抱怨後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Will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妹妹,他以為是Lucia濃重的西班牙口音讓自己聽錯了什麼,他看著Lucia一會,忍不住開口:「什麼?」

你喜歡上他了,Will。」而他同父異母的可人妹妹又緩慢地重複了一次,她好笑地看著Will一臉好像看到可疑爆裂物的樣子盯著她:「那你幹嘛這麼不高興他跟那個、那個──」

「Clark。」

「對,那個Clark!」Lucia伸手拿起放在面前的啤酒輕輕搖了搖,「你幹嘛那麼不開心他們感情好?也不過就只是同事。」她聳聳肩。

「Clark跟其他人出任務的時候才沒那麼多話。」Will不置可否地哼了聲。「也只有Jack在的時候他才會話多得像普通人一樣,只有對Jack,而我不喜歡被忽略。」他就坐在後座,而從頭到尾Clark連個眼神都沒給他,他可沒錯過在Clark掃了一遍Jack全身,發現對方完全沒有受傷時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而神經很粗的Jack當然不會發現這件事情,最好永遠都別發現。

「哼嗯,」Lucia瞄了一眼Will,「我還是覺得你是喜歡上他了。」

我才沒有!

Will忍不住拉高聲音反駁,但在Lucia眼中,自己哥哥的反應就像是藏了很久的秘密突然被人家發現般地狼狽。

 

06.

就在Will不知道第幾次被捲進槍林彈雨後,他深深覺得Jack一定有什麼魔力。

他拖著不小心中彈的Jack好不容易抵達安全屋,在鬆了一口氣後看見Jack因為痛楚而扭曲的臉龐,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大概也跟著那個痛楚擠成了一團。

「我記得這裡有醫藥箱。」Will扶著Jack在沙發上坐下後立刻跑到廚房找出了急救箱回到客廳。

「你還好嗎?」Jack聽見Will走進自己的腳步聲,抬頭滿臉擔憂地看向臉色大概比自己還蒼白的Will,「沒受傷?」

「……你幫我擋下了。」Will蹲下身子,動作小心地幫Jack脫下已經染上一片血跡的白襯衫,而Jack也只是乖乖坐著任Will幫他處理肩膀上的傷口,連Will不小心用力壓上那個傷口時也沒呼聲痛。

Jack聳聳肩,就算這個習慣性的動作讓他不小心扯到傷口:「應該的,畢竟你是我負責的……」Jack頓了頓,「你沒受傷就好。」

Will因為這句話而停下了動作,Jack終於肯看向他,他對自己露出了一抹微笑,琥珀色的眼底閃著他第一次見到的安心和溫柔。

Will覺得自己大概真的是喜歡上這個男人了。

 

07.

反正還要等幾天他們才能等到總部的人來安全屋接他們,Will也就十分大方的使用安全屋內的各種設施,順便以照顧這個受傷的前輩之言,行光明正大的偷摸對方幾把之實。

而Jack則對Will突然改變的態度有些不是太習慣,以前Will可不會對他有這麼多肢體接觸,只會繃著一張臉瞪著他,害Jack總以為這個後輩很討厭他,甚至還問了Clark一些意見(當然,他被那個該死的外勤特工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特別是換藥的時候Will特別輕柔的舉動,總讓Jack誤以為自己是什麼被捧在掌心上的公主一樣,每一次都想跟對方說不用那樣對自己,但看到Will那雙如同天空般透徹的藍眼睛時,他就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Clark!總部到底還要多久才會來接我們?!現在不是安全了嗎?我們可以自己回去吧!」Jack趁著Will出去買東西的時候打了通電話給Clark,但率先回答的是不認識的男子哀號聲和拳頭擊中肉體所發出的聲響。

『當作渡假休息一下也不錯啊。』而Clark輕鬆的語調跟話筒內傳來的混亂情形成了強烈對比。

「再待下去我就要瘋了!」Jack氣惱地低吼出聲,「萬一被發現其實我喜歡他怎麼辦!」

『你被甩的時候我會安慰你的。』Clark似乎是笑著回道,接著他就切斷了通話。

「Fuck!」

Jack只能將憤怒發洩在無辜的電話上,他重重地掛上了電話。

 

 

FIN.


我快餓死了只好自己割腿肉。(痛哭

评论(12)
热度(56)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