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batfamily]一棟房,四隻鳥#01

我又撈了題目來開坑了。

假如布魯斯沒有收養其他三隻小鳥系列,普通人AU。

Jason中心,無CP。


----


1、破爛的出租屋

Jason拿著行李來到地址上的位置,他抬頭看向眼前這棟可說是破舊不堪、或許再也禁不起任何一次狂風暴雨摧殘的公寓一會,沒猶豫很久便拿著行李走進公寓大門。

才剛走進門內,一股霉味便撲鼻而來,Jason忍不住皺了皺鼻子,他忍耐著這股難聞的味道踩上木製樓梯。樓梯在他剛踏上去那一刻便發出了驚人的木頭嘎吱響,嚇得Jason連忙把腳收回來,他確認一下樓梯沒有因為剛才那一腳而碎裂後才小心翼翼地往樓上走。

就在Jason走上三樓後他鬆了口氣,老天保佑那些可憐的木頭沒有在自己腳下光榮退休,不然他大概也得在入住第一天就因為摔下樓梯而送醫了。

「新房客?」

就在Jason還在確認那些木頭樓梯安然無恙的時候,從走廊上傳來了陌生的男性嗓音,他回頭看了過去,一名穿著普通T恤的黑髮藍眼男子正靠站在走廊牆上,面帶微笑地看著他。

「嗯,Jason Todd。」Jason點點頭。

「放心吧,只要你不要太粗魯的話,樓梯可以撐到你離開這裡的。」男子還俏皮地朝他眨了眨眼,「Dick Grayson,你住哪間房?」

「Dick?」Jason挑了眉,「這不是假名什麼的?」

「當然不是,Jay。」Dick聳聳肩,「這代表了我父母在我出生的時候就認定我會有個很傲人的Dick,我該高興,不是嗎?」

「哈。」

Jason毫不給面子地冷笑了一聲,他拖著行李走到308號房前,而Dick則看起來很高興地再次開口。

「你住我隔壁房!請多指教了,新鄰居。」

「希望你不會太煩人。」Jason只是看了Dick一眼,便走進房間。

「噢,忘了提醒你!」Jason才剛關上門就聽見Dick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房東感覺上好像很可怕,但他是個好人!」

 

2、催房租的房東

就在搬進這棟破舊的公寓二個月之後,Jason終於知道上次Dick說的『房東感覺很可怕』是什麼意思了。

現在這棟公寓的房東就站在他的房門前,Jason已經自認比其他同年齡的人還高了,但很顯然這位房東甚至還比他高出半個頭,渾身散發出的壓迫感搭配那張看起來心情不是很美麗的臉,加上那身怎麼看就是很高檔的整套西裝,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在道上混的。

要不是Jason曾經混過街頭,他早就嚇到拔腿跑出房間了。

「房租。」

眼前這個男人的聲音還該死的好聽,低沉又性感,絕對有不少女人喜歡這個男人。Jason愣愣地看著房東,發現他的房東長的也挺好看,直到男人又重複了一次後才回神。

「喔,對,房租。」Jason轉身回到房間,拿起放在桌上的皮夾打開後發現裡面只有一些零錢,他在心裡暗罵了幾句自己是個蠢貨後,回頭打算跟房東說希望能再緩個幾天收房租,沒想到房東卻很主動地自己走進他房間。

「你的房間挺整齊。」男人開口,雖然語調沒什麼起伏,但聽起來像是在稱讚Jason。

「呃、謝謝。」

男人看了一眼他手上那個乾扁到十分可憐的皮夾,「沒錢嗎?」

「不,我不是沒錢。」Jason慎重地搖頭,「我只是……剛好沒帶在身上。」媽的要不是那個該死的老闆又忘記發工資,他才不會現在沒錢繳房租。

男人只是盯著他看了一會,雖然大概只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但Jason還是覺得對方的眼神讓他不自覺地想要後退幾步(當然因為面子問題,他忍住了),最後男人只在轉身離開房間前留下一句話。

「房租等你有錢時再給就可以了。」

 

然後當晚又有一個穿著整套執事服裝的老人敲了他房門,給他送了一盤堪稱這陣子Jason吃過最好的一頓飯,還留了一袋餅乾給他。

「那是Bruce的管家,叫他Alf就可以了。」Dick聽見老管家給自己隔壁的送晚餐來後也十分厚臉皮地跑來他房間蹭了一些飯。

「Bruce?」Jason打掉Dick想要拿走一塊餅乾的手。

「我們房東的名字?你不知道?」Dick還是迅速地從袋子裡抽走一塊餅乾,在Jason還來不及搶回來之前塞到嘴裡。

「我知道了。」Jason一腳把Dick踹出房間,「現在給我滾回你房間去!」

 

 

3、住在對門的古怪鄰居

Jason的生活很單純,早起出門上學、晚上打工、假日也外出打工,他整天會在房間休息的時間大概只有自己睡覺時間(和寫報告的時間),偶爾隔壁房的Dick會不知死活地跑過來找他吃飯或是單純搞亂他房間,這種時候Jason都會把Dick一腳踹回他房間。

但他已經在這棟公寓裡住超過三個月快四個月了,到現在都還沒跟對門的鄰居打過招呼──更或許該說他從來沒看過那個住在對面的鄰居。

他曾經禁不住好奇心的驅使問了一下Dick,連住在這裡已經二年多快三年的Dick都說見到那位鄰居的次數大概一年能用二隻手算出來。

「噢,但不用擔心,我相信他還活得很好。」Dick語調中滿是自信,Jason真不知道為什麼Dick總無時無刻抱持著那些滿到溢出來的自信。

 

結束了打工,Jason一邊在心裡發誓他絕對要上法院檢舉那個該死的老闆,一邊踩著不斷發出嘎吱慘叫的木頭樓梯走上三樓,他一抬頭就看見有人倒在走廊上。Jason顧不得走廊木板的年齡幾乎跟這棟房一樣老舊,他一個箭步衝上到那個人旁邊搖了搖倒在走廊上的黑髮少年(他覺得對方看起來比自己年輕幾歲,至少已身材來判斷應該是這樣)。

「喂!你還好嗎!」Jason搖了半天發現對方毫無反應,他忍不住開口朝自己隔壁房門大喊,「Dick!快出來!」

「怎麼了?發生命──」Dick打開房門,話才說到一半就看到Jason和那個倒在地上的黑髮少年,「哇喔,Timmy終於出來了。」

「Timmy?!」

「聽我說,不用擔心。」Dick悠悠哉哉地從房間晃出來,Jason根本不知道他從哪裡變來一塊Alf的手製餅乾,放到那個叫做Timmy(天曉得他的名字是什麼,至少Dick是這樣叫他)的少年面前一會,對方終於有了動靜。

他咕噥了幾聲終於睜開眼,沒想到第一句話就想讓Jason痛揍眼前這小子一頓。

「……我快餓死了……」

 

「Tim Drack,」Tim坐在自己房間唯一的一張椅子上,一邊吃著Jason今天買回來打算當明天早飯的麵包,「感謝你的麵包。」

「不客氣。」至少他犧牲了明天的早餐拯救了公寓發生命案的危機。

「我就說他沒事吧。」

Jason看著眼前那個已經把這裡當自己房間的DickGrayson,伸手搶走了對方手上那袋本該是自己的餅乾,「滾回你的房間去,DICK!」

 

 

4、又他媽停電/水了

期中考,每個學生的夢魘。

至少對Jason來說是個夢魘,期中考意味著他被強制壓縮的睡眠時間、以及不得不減少的打工時間,這二樣在考試期間會面臨到的事,對他來說簡直就像是惡夢。

而就在Jason快要完成學期中期末報告,就差按下存檔前,他只聽見『啪』的一聲他的四周就陷入一片黑暗。

「FUCK──!」Jason回過神來發現整個房間(包括他那台可憐的電腦)都陷入黑暗之中崩潰地大吼出生,「我他媽差一點就完成了這份該死的報告!」現在他完全忘記他上一次存檔是在什麼時候之前了。

「Jay?你還好嗎?」Dick拿著手電筒很主動地打開房門探頭,關心地看向崩潰的鄰居。

「不好。」Jason兇惡地轉過頭,彷彿下一秒他就會衝出去爆打路上的隨便什麼人,Dick甚至因此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Jason猛地站起身,「我受不了了,我他媽要找Bruce理論!」這他媽已經是這個月第三次突然停電了!

「噢。」

Dick看著怒氣已經達到臨界值的Jason以神擋殺神的氣勢衝下樓,他思考了一下決定跟上,免得Jason不小心被Bruce丟回公寓門口,當然更多的原因是他只想看場好戲。

入住公寓的房客從第一天就知道房東的住所不過就離二個街區左右,走路很快就能到的距離。但沒什麼要事基本上Jason並不會想要主動拜訪房東,而現在Jason只能呆愣地瞪著眼前這棟左右幾乎看不到盡頭的豪華住宅發呆。

「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也是像你這個臉。」隨後跟上的Dick看到Jason忍不住懷念地開口。

「他天殺的有錢怎麼就他媽不想整修那棟破公寓?!」Jason幾乎是低吼出聲,而Dick只是聳聳肩。

 

最後Jason當然沒見到Bruce本人(他到現在才知道房東居然是那個鼎鼎大名的Bruce Wayne),但那個人很好的管家再三保證他會轉告Bruce把那棟公寓的電力系統整修好,還給了Jason和Dick一人一袋餅乾及巧克力香蕉馬芬,Jason才覺得心情好過一些。

他離開Wayne莊園之前似乎感受到有什麼人盯著他,但回過頭卻什麼也沒有。

「怎麼了?」Dick不解地看著突然停下來的Jason問道。

「不,沒什麼。」大概是他想多了。

 

 

5、吵得半死的深夜

Jason從來都不知道Dick平常到底在做什麼,他也沒有興趣去關心鄰居的私生活,但當鄰居的私生活影響到自己的生活環境時,就不得不管了。就在隔壁房傳來不知道第幾次的因為砸東西而發出的巨大聲響時,為了保護自己房間薄到不行還有可能隨時會被砸破的木牆,Jason起身離開房間。

Jason才剛走出房間,就被突然衝出Dick房間的紅髮女人撞了一下,他轉頭看向那個女人腳上的高跟鞋每一步都狠狠地踩在脆弱的木板上,讓Jason忍不住擔心起木板會不會因此破碎。

「抱歉,吵到你了?」Dick苦笑著看了Jason一眼。

「現在半夜二點,你是吵到我了。」Jason白了他一眼,想了想好像該做點面子關心一下鄰居的感情生活,「吵架的很激烈啊。」

Dick嘆了口氣,「我工作太忙了,不是每個女孩子都能接受。」

「工作?」Jason看著Dick一會,「不會是牛郎吧。」那的確不是每個女的都能接受。

Jason的話讓Dick睜大眼看著眼前這個少年一會,隨後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樣地爆笑出聲,絲毫不管對門還有一個鄰居(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在不在)。

「你覺得我是個牛郎?」Dick笑到幾乎站不穩,「真的?」

「……不然呢?你看起來就他媽像個牛郎。」

「噢,真可惜你猜錯了,」Dick終於能夠站直身子,他靠站在自己房間門口笑著開口回道:「我是警察。」

然後他滿意地看著眼前這名少年瞪大了一雙碧綠色眼睛,不可置信地瞪著他。


TBC.


「他天殺的有錢怎麼就他媽不想整修那棟破公寓?!」

因為劇情需要。

评论(1)
热度(76)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