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solo/mendez]同棲関係#04(完)

CIA沒做正事系列。 01 02 03

OOC,我的鍋。

上天保佑,他們終於交往了。


----


16. 不小心洗了全部衣服

事情的開始完全是因為自己的不小心。

他不該在清晨還沒完全清醒的時候拿衣服去洗的,現在他只能呆愣地站在洗衣機前,待會他就得去上班,現在他所有上班能穿的衣服通通都在裏頭愉快地與水和洗衣精共舞。

「你可以穿我的。」Solo微笑看著還沒從睡意中完全清醒的房東,手上已經貼心地替對方準備好一套自己的衣服。

「不,你的太……太剛好了。」Mendez斟酌了用詞一會才搖搖頭。

聽見Mendez的回應,Solo挑高一邊眉,輕哼了一聲,「是嗎?」

「我比你高,Solo。」雖然對方在男人中也不算矮,但這是不爭的事實。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親愛的?」Solo走上前,伸手熟練地攬過對方的腰,溫柔卻又霸道的將Mendez帶出洗衣間。

「等等,Solo--」Mendez回神想拉開Solo的手,Solo卻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不給他任何逃走的機會。

「沒有等等,親愛的。」

 

17. 一方沉迷(遊戲或其他興趣或嗑藥)

如果沒有厚臉皮的跑來住在Mendez家,他大概一輩子也不會知道Mendez有著如同藝術家一般的畫圖技能。Solo翻著Mendez的速寫本,大概能夠了解為什麼對方會被CIA招募。

而速寫本的主人正窩在這間平常幾乎沒有在使用的空房大半天沒有出來,Solo只能站在門邊看著Mendez專注地拿著畫筆在畫布上塗抹出另一個世界。

如果Mendez沒有被招募到CIA的話,他大概永遠不會認識對方、如果沒有被招募到CIA的話,或許Mendez能成為一個成功的畫家,而更也許他會因為偷了這個藝術家的畫而認識這位極有才華的男人,Solo想。

「你還要看多久?」對方炙熱的視線幾乎要在他身上燒出個洞,Mendez終於忍不住回頭看向站在門邊的Solo,那個感覺總是對什麼都蠻不在乎的男人眼底那抹溫柔收得太慢,讓Mendez不小心撞進那片溫柔視線裡,他只能有些慌亂地把視線放回畫布上。

「你還要畫多久?」Solo似乎沒發現他的慌張,語調慵懶,「我很無聊。」

「自己找事做。」或許去外面找個女人約會。

「好吧。」Solo聳聳肩,他走到Mendez旁邊後拉了張椅子坐下,「繼續吧。」

Mendez滿臉疑惑地盯著坐在自己旁邊不動的Solo,「你不是無聊嗎?」看自己畫圖也不見得有趣到哪。

「我喜歡看你專注畫圖的樣子。」Solo只是給他一個微笑。

 

18. 朋友來探望

「呃……謝謝?」

Mendez接過O'Donnell帶來的紅酒,愣了幾秒後才道了聲謝,但他還是疑惑地看著站在家門口似乎有些不自在的好友兼上司。

「你知道,其實我也沒那麼……嗯,」O'Donnell思考了很久才又開口,「古板。所以這是給你們的小禮物。」

O'Donnell沒等Mendez反應過來就擠進了家門,而Mendez先是看了一下手中的紅酒又看向已經在沙發上坐下的O'Donnell。

「什麼古板?」他關上家門,把紅酒隨意擺到一邊的置物櫃上,一雙琥珀色的眼裡滿是不解地盯看著O'Donnell,「你是指我、我跟Napolen Solo?」

O'Donnell反而驚訝地回看Mendez,「你們沒在一起?!沒在交往,我說就像一般男女朋友那樣交往?!」

「老天,我們不是那種關係!」

「見鬼,你們不是?!」O'Donnell拉高嗓音滿臉疑惑地看著同樣不解的Mendez,「你們都住一起了!」

「他只是我的房客!」Mendez惱怒地瞪著對方吼了回去。

「是的,我們只是房客和房東的關係。」不知道什麼出現在客廳的Solo慵懶的語調插入二人之間,他瞄了O'Donnell一眼又補充了一句,「噢,還兼同事。」

 

--你們兩個他媽的最好只是房東跟房客的關係!

 

19. 被對方枕膝蓋/肩膀,壓麻無法動彈

他和Solo總是各有各的任務要忙,有時候一個月甚至見不上一面,有時候甚至更久。

而從上次Solo跟著Illya和Gaby去愛爾蘭執行任務到現在,幾乎快要三個月沒看見Napelon Solo了。

說不想念倒是騙人的,畢竟Solo已經在這間屋子裡跟他生活太久,在這段期間內Mendez總是偶爾會想起Solo刻意的幾乎讓他火大的溫柔眼神。

他大概已經迷失在那片湛藍之中。

Mendez默默喝著上次O'Donnell送的那瓶紅酒,一邊看著這次任務的資料,明天他又要到另一個國家營救任務對象,大概又要跟Solo錯開一段時間。

Mendez嘆了口氣,把已經見底的玻璃杯放到桌上的同時,大門就被人打開來,Mendez抬頭就看見那個正在想念的人就站在門前,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對方就信步走到他身旁,伸手拿開了那堆被他放在沙發上的文件,不顧他的意願就直接將他的大腿當成了枕頭躺在沙發上。

「我累了。」Solo舒了口氣後閉上眼。

Mendez看了Solo好一會才伸手摸了摸對方的深色頭髮,任由Solo將他的腿當成枕頭用。

 

「Solo,醒來。」

「嗯?」

「我腿麻了。」

Mendez在聽見底下傳來CIA外勤特工的輕笑聲時忍不住揍了對方一下。

 

20. 一方耍酒瘋/醉酒

Solo看著正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的房東兼同事AKA喜歡的對象,有些無可奈何,如果這個動作不是在Mendez灌了好幾杯酒後才做出來的話,他會十分樂意的直接把對方壓到沙發上就直接來一發。

可惜Mendez在清醒的時候根本不可能跨坐在他身上,更別說整個人跟他的距離幾乎連想在中間塞個抱枕都塞不下了。

「Napelon Solo,」Mendez整個人往前傾,幾乎已經是靠在Solo身上的狀態,如果是平常大概殺了Mendez也不可能跟他這麼親近,一向都是清醒的琥珀色眼睛因酒醉而染上一層水霧,「為什麼你總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嗯?」

「什麼眼神?」Mendez一開口就能聞到濃濃的酒氣,但Solo也沒退開,反而伸手抱住Mendez的腰身讓他更貼近自己。

「就像現在這種,這種……」Mendez思考了很久,Solo也沒特別催他,大概過了五分鐘左右Mendez猛地抬頭迎向那對天藍色,「這種眼神!」

Solo笑了出聲,他伸手托住Mendez的臉,讓對方只能看著自己,Solo湊上前鼻尖蹭著對方的,「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Mendez點了點頭,然後又搖搖頭。

「我就當你是想了。」Solo笑了一下,接著吻上對方柔軟的唇。

 

他還是溺死在這片溫柔的藍色下了。

就在Mendez被Solo壓進沙發時,他模模糊糊地想。

 


-FIN-


天啊我這輩子居然有把20題通通補完的時候,特工組太偉大了


「我喜歡看你專注畫圖的樣子。」這句的亨亨就用著這個眼神看的。

為了找圖又把喜歡的訪談看了一次,害我的小心臟又被亨巨巨搞得快不行,這個英國人總是深情地盯著坐在旁邊的小班啊救命。


----


21.他們同居,然後交往

Mendez被窗外的陽光給曬醒,他翻了個身想要找個舒適的位子繼續睡,卻發現另一雙手把他緊緊抱在懷裡讓他動彈不得,Mendez輕嘆了口氣,只能順從地往對方懷裡蹭了蹭。

「你這樣很讓人分心,Tony。」

「別像個發情小子一樣,Solo,我的腰很痛。」

Solo輕笑出聲,他一隻手往下放到Mendez腰上輕柔地揉了揉,而Mendez決定在這個按摩變得色情之前再多睡一會。

 

 


评论(12)
热度(62)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