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solo/mendez]同棲関係#03

CIA沒做正事系列。01  02

OOC,我的鍋。

他們沒有在交往,但他們是大人,總會有些大人的深入交往。(?


----


11. 吃了對方的點心

「那是我的。」

Mendez終於結束工作,回家的路上順道買了因為Solo的關係而被禁止很久的炸薯條,打算好好休息放縱自己一個晚上。

而他到家後不過只是把薯條放在桌上,接著去洗了個澡,一出來就看見自己買的那袋薯條正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家的Solo手上,那個厚顏無恥的男人就當著Mendez的面又把一根薯條優雅地送入自己口中。

該死的天曉得為什麼這個男人連吃個垃圾食物都要賣弄優雅,Mendez惱怒地跨步上前一把搶回紙袋,卻發現裡面只剩下幾個碎渣。

「該死的這是我的!」一向好脾氣,要真沒什麼大事也總是任由Solo隨意的Mendez終於忍無可忍地低吼出聲。

「你不該再吃這些東西了。」Solo毫無歉意,甚至拿出手帕擦了擦沾滿油漬的手,「這會降低你的行動力,別忘了前幾天你才吃了一堆漢堡。」

「那是上禮拜的事了!」

「比起那個,我想這個會比較適合當作你的點心。」Solo伸手朝向一樣放在桌上,但現在才被Mendez注意到的餅乾盤,他拿起其中一片放到Mendez的嘴邊,歪了歪頭用著無辜的天藍眼睛看著Mendez。

Mendez恨恨地瞪著Solo用力咬下餅乾。

 

「……你該不會也會做甜點吧?」Mendez看著這個不知道會多少東西的同居人開口。

而Solo只是回給他一個微笑。

 

12. 一起修房子(裝修/打掃)

就在Solo被水柱噴濕整個身子第五次之後,他轉頭看向一樣狼狽的Mendez,神情嚴肅地好似對上的是什麼頭號通緝犯:

「我覺得還是得請教專業人士。」

「CIA居然不會修水管。」Mendez看著依然歡快地製造災情的破裂水管,伸手擰乾了已經濕透的便服一邊無奈地嘆了口氣。

 

13. 夢遊

Mendez才剛從浴室走出來,準備給床鋪一個擁抱的時候就看見那個應該待在客房的Solo正躺在床上,他看見房間主人就露出笑容拍了拍身旁的空位邀請Mendez躺到旁邊。

「我記得你有客房。」Mendez語氣充滿無奈,但還是乖乖地走到床邊窩進了不是很大的空位。

「我會夢遊。」Solo一臉好像這件事情真的令他十分困擾,Mendez則毫不留情地給了對方一個白眼。

「你現在可很清醒,Solo先生。」Mendez拉起被子,將自己整個身體窩進棉被裡,不打算再搭理那個不請自來的房客。

「這可不一定。」

Solo聳聳肩,也跟著窩進被子裡,非常自然地將Mendez攬進自己懷裡。

「缺抱枕可以說,我給你買一個。」省得每次都要跟自己擠一張不算大的床。

「我想要的可買不到。」

而Solo懷裡的人只是輕嘆了口氣,沒有回答。

 

14. 吵架

Gaby看著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好友兼同事,英俊的臉上難得地沒有保持微笑,而是面無表情地瞪看著手上翻開一半的書,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Solo根本沒在看書。

「你就道歉一下,他就會原諒你了。」Gaby好心地提出建議。

「這次是他的錯。」Solo冷哼了一聲。

--男孩們。

Gaby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得說Solo和Illya在某些方面還挺像的,雖然他們兩個死也不會承認。

「Tony脾氣比你好一百倍呢。」她想起那個身材高大卻絲毫沒有威脅性,還很禮遇女性的CIA內勤特工,「別幼稚了,他一定沒在生氣了。」

他准妳叫他Tony?」聽見Gaby說到關鍵字,Solo轉頭瞪著一臉無辜的Gaby,對方只是聳聳肩,Solo的怒氣絲毫沒有影響到她,還端起了茶優雅地輕啜了一口。

「你們又為什麼吵架?」身為Solo和Tony的朋友,雖然吵架的原因笨蛋都能猜到,但Gaby還是意思性地問了問。

「……我告訴過他得好好養傷,結果他不管傷勢接到任務後馬上就去了。」Solo沉默了一會才不情不願地開口回。

「男孩。」Gaby直接給了Solo一個白眼。

 

15. 浴室大戰

Mendez小心地拆下又被傷口滲出的血染上一片紅的繃帶,雖然傷口已經好了許多,但這次的營救任務又有意料之外的狀況,導致他快好的傷口又不小心因為劇烈動作而撕裂開來,而拆掉繃帶的動作拉扯到傷口引來一陣痛楚,讓Mendez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他才轉身就看見浴室的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打開,而Solo正靠站在門邊,皺著眉盯著Mendez背上那道不算小的傷痕。

「Solo,出去,然後把門關上。」Mendez也皺了眉,雖然他身上有的Solo身上也都有,但他可沒有興趣在同事面前表演。

Solo也順從的把門帶上,但他並沒有退出去,反而信步走到Mendez身前,他看著Mendez露出微笑,「你這樣不好洗澡吧,我來幫你。」

雖然Solo依然面帶微笑,但Mendez可沒有從那雙天藍色的眼眸中看到笑意,他下意識後退了幾步,「我自己能洗,出去。」

「None。」Solo冷冷地開口回絕。

--這下麻煩了。

Mendez看著那雙冰冷的藍色眼睛想。


TBC.


剩下五題就結束啦!這次的卡了有點久,完全卡在浴室。

浴室裡後來到底發生什麼事呢請自行想像吧,我沒有駕照,不會開車(你

我終於補完了特工組2.0的電影了,覺得蹦蹦跳跳(?)的Jack跟衰小的Will湊一起也挺可愛的wwww

评论(13)
热度(48)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