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solo/mendez]同棲関係#02

CIA沒有在做正事系列。01

OOC,我的鍋。

我有說過他們兩個並沒有在交往嗎?是的,他們沒有在交往。


----


06. 一起去街上購物

今天的世界很和平,CIA也難得的給了二個人一天共同的休假(或許更可說是正巧休同一天),本來只想窩在家裡的Mendez就被Solo軟硬兼施地拉出門。

「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要買雙人床嗎?」Mendez看了正在店員熱情介紹下(當然是女店員了)坐在某張大床上,親身體驗這張床柔軟度的Solo開口。

「嗯……因為你得換張新床。」Solo思考了一會回。

「我覺得我那張床不錯。」床墊軟硬適中,已經陪伴他好幾年。

「是不錯。」Solo點頭表示贊同,「但不夠大。」

Mendez好一陣子才理解Solo在說什麼,「你有客房。」他搞不懂為什麼這個人總是要來跟他擠一張床。

「一個人睡太寂寞了。」Solo說得理所當然,笑得一臉厚顏無恥。

他現在很想把這個厚臉皮的同事踢出家門了,Mendez想。

 

07. 被人纏住解決後回家

Napolen Solo的魅力他不是第一天見識到,正確來說,在他們二個正式見面前Mendez就從O'Donnell口中聽到不少傳聞,他當然也知道Solo對漂亮女人總是毫無招架之力。

就像是現在。

Mendez在出門購物後才發現Solo實在挑剔得不行,大概連個床墊都得符合他的優雅,就在Solo踏進第五間家居用品店後,Mendez終於受不了地拋下Solo,跑到對面的露天咖啡廳休息。

而現在他正坐在露天咖啡廳的白色木椅上,看著Solo在對面的家居用品店內被熱情的女店員纏上,Solo會花這麼多時間在購物上,有大半原因也是對方那個無法拒絕貌美女性的個性。

「嘿,午安。」突然在身旁響起的陌生嗓音讓Mendez抬頭看去,一名黑髮的少年露出爽朗的笑容看著他指指他對面的空位,「介意我坐這裡的空位嗎?」

「當然不介意。」Mendez笑了笑,朝對方比了個請的手勢,而少年也開心地坐到自己對面。

「我叫Kevin,你一個人?」男孩開心地自我介紹了起來,Kevin散發出的愉快氣氛讓Mendez也忍不住跟著微笑。

「不,他和我一起的。」Mendez才剛要開口,一道黑影就壟罩在二人之間,Mendez抬頭就看見本來應該還在挑床墊的Solo站在桌邊,他一把抓起Mendez後對Kevin露出微笑,「而我們要離開了。」

Mendez發誓他絕對看到Kevin抖了一下。

 

「這不公平。」

「什麼不公平?」

Mendez不明所以地看向突然抱怨出聲的同事,而對方沒有回他。

 

08. 替對方蓋被子

Solo常常懷疑為什麼Mendez老愛擠在那張沙發上睡覺,好似他有多嬌小一樣。

他看著對方高大的身軀窩在沙發上,大概是看到一半的案件資料就這樣散落在他身上及沙發旁的地上,Solo走上前先是撿起了地上散落的文件放到桌上後,伸手撥了撥Mendez有些過長的瀏海。

「Tony,你睡這裡可別明天抱怨腰酸背痛。」

而對方像是不太滿意被打擾可貴的睡眠時間般地皺了眉,過了一會才緩緩睜眼,琥珀色的雙眼染上一層迷濛看著Solo。

「……Solo?」

「沒事,睡吧。」

Solo又摸了摸Mendez的髮,在確定對方沉沉睡著後才小心地將Mendez從沙發上抱回房間,Solo輕柔地將對方放到柔軟的床舖上,替Mendez蓋上被子後又坐在床邊看了一陣子,才低下頭在Mendez額上印下一吻。

動作輕柔地深怕吵醒Mendez般小心翼翼。

 

09. 一方生病

「感冒。」Mendez看著難得掛病號,永遠都很精力充沛的優雅同事,現在正沒什麼精神地窩在床上,語氣有些幸災樂禍。

「任務所需。」Napolen˙生病也不忘優雅˙Solo無可奈何地聳聳肩,話才剛說完就忍不住咳了幾聲。

「把整輛貨車開到冬天的俄羅斯海裡,Huh?」Mendez把藥和熱開水遞給Solo,語氣中難得地滿是嘲諷。

「能獲得房東的照顧和擔心也算是值回票價。」Solo笑著看了Mendez一眼才接過東西。

「我可不想自己的同事兼房客因為愚蠢的理由病死在這裡。」

「聽起來的確滿蠢的。」Solo煞有其事地點頭承認。

Mendz只是哼了一聲。

 

偶爾感冒也不錯,Solo看著那雙琥珀色眼底下的擔憂心想。

 

10. 窩在同一個沙發上

「我覺得二個人窩在沙發上不是個好主意。」而且還是二個論身高及身材都不算嬌小的男人。

Mendez皺眉不滿地看向那個明明旁邊有一張單人沙發,卻偏偏要來跟自己擠同一張的男人。

「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Solo換了個坐姿,然後讓Mendez靠著他,「你可以把我當靠墊。」而旁邊那張單人沙發徹底地被偉大的CIA外勤特工遺忘。

對方的舉動孩子氣地讓Mendez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換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幾乎把整個人的重量都放到Solo身上。

「這個靠墊有點硬。」過了一會Mendez忍不住開口抱怨。

「但他會是個盡責的靠墊。」Solo語調輕快地回。

 


TBC.


填坑就沒時間畫圖,畫圖就沒時間填坑

今天的我選了填坑。

评论(12)
热度(72)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