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solo/mendez]同棲関係#01

從網路上撈來的同居20題。

CIA完全沒在幹正事,他們忙著同居和談戀愛。

OOC,每段都很短。


----


01. 叫對方起床

從Solo某天用著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Mendez要求他收留的時候,一直以來都是Solo比他早起,做好早餐、叫他起床。

--除了今天。

Mendez難得地看著Solo還在沉睡的臉孔,這男人有著一張比他要漂亮精緻得多的臉,加上一直優雅從容的舉止,甚至不用他主動,就會有一堆女人主動向Solo示好。Mendez伸手搖了搖Solo,試圖把對方搖醒,但眼前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爬上自己床(他明明給了Solo一間舒適的客房),還把他當抱枕一樣抱著的男人絲毫沒有任何反應。

「Solo,早上了。」Mendez忍不住開口,甚至伸手輕拍了Solo的臉頰。

但對方只是發出不太滿意的哼聲後,又將Mendez抱得更緊。

「Napolen,不要裝睡。」Mendez皺眉看著眼前這個還在演戲的男人說道。

而下一秒Solo終於睜開眼,笑著對Mendez道了聲早安。

 

Mendez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溺死在對方湛藍色的溫柔眼神下。

 

02. 輪流做早餐

「做早餐?」Solo一邊的眉挑起一個漂亮的高度,「你?」

「我好歹也會做些簡單的東西。」Mendez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沒理由每天都給你做早餐。」好歹他也是家主,總要做些事情。

「這是你家,你是主人,」Solo看了Mendez一眼,伸手指指自己,「而我是房客,你可沒跟我收房租,Tony。」

「但--」

「再說,我堅持早餐一定要吃到美味的東西。」Solo Napolen一句話堵住了Mendez接下來的所有話。

 

Solo幾乎是愉快地看著不服氣地瞪著自己的Mendez。

 

03. 指責對方挑食/口味/飲食習慣

Solo看著垃圾桶內滿滿的漢堡包裝紙和被揉扁的可樂紙杯,他看向窩在沙發上看資料的Mendez開口:

「之前好像有聽誰說會做一些簡單的早餐?」

「煮一人份太麻煩了。」Mendez連頭也沒抬。

「我可以解讀成你想我了嗎?」

聽見這句話,Mendez忍不住抬頭看向那個笑得一臉優雅無害的同居人:

「少往你臉上貼金了。」他還希望眼前這傢伙快點滾出去。

「你想我了,別擔心,今天晚上我會跟你吃晚餐的。」

「NO。」

 

04. 餵食(可以用餐具也可以直接用手)

在客廳沙發看資料的Mendez都可以知道Solo的好心情,那個男人穿著一件該死適合他的圍裙(有的人穿上圍裙還是能讓人覺得他是帥哥),一邊端著一個小鍋子走出廚房,他來到沙發旁,在Mendez身邊的位子坐下,拿著湯匙搖了一小口剛煮好的奶油燉菜放到Medez眼前。

而Mendez也乖巧地接受了Solo的餵食,Mendez吞下後對Solo點點頭,「還不錯。」

「隨便一個人這樣餵你都能接受?」Mendez的反應實在太過於自然,讓Solo忍不住懷疑地看向一臉茫然的Mendez。

「什麼?」他楞楞地看著突然面無表情的Solo,「當然不會!」

「嗯哼。」

而Solo下一秒又恢復了他的好心情。

Mendez只覺得他依然摸不透這個同事兼同居人。

 

05. 嫌亮叫對方關燈

Mendez睡覺的時候習慣關燈,讓房間內陷入一片黑暗。(當然僅限於他沒有累到直接沾床就睡的時候)

而今天晚上睡前Mendez很確信自己有關上床頭燈才睡,但他卻被床頭燈亮醒,Mendez忍不住咕噥了一聲拉高了被子,讓自己高大的身軀縮進溫暖的棉被裡後抱怨了起來:

「天啊……把燈關掉……」

「好的,Tony。」

在意識中斷前,Mendez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熟悉的嗓音溫柔地回應他,接著是自己被攬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他下意識地往那個懷裡蹭了蹭,安心地進入夢鄉。


TBC.

评论(16)
热度(74)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