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知らないふりで愛したつもり

特工組拉郎,誰能告訴我為什麼最後都越寫離標題越遠…

後面掰不下去了所以先放上來,哪天想到後面怎麼寫後就會重發吧


-----


第一天碰到Mendez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眼前男人手指上的那圈銀色戒指。

Solo覺得那個戒指十分礙眼,但他還是露出一貫友好的笑容握住了對方的手。

「Napoleon Solo。」

「Tony Mendez,這次的任務就拜託你了。」名為Tony的高大男人也露出溫和微笑回握他的手。

 

這男人笑起來意外的挺好看。

Solo想。


雖然和Mendez是初次見面,但在那之前Solo就聽到了不少有關於Mendez的傳聞,甚至是得到了那個可說是CIA最高榮譽的獎章。

鑒於以上的傳聞,在親眼見到Mendez前,Solo以為Mendez大概是個精明幹練、說話犀利的內勤CIA,就跟大部分的特工一樣。

那些他不是很欣賞的大部分特工。

實際碰上面之後,Mendez和自己想像的差了十萬八千里,雖然比自己高大了一點,但論起氣勢,Solo能夠自豪地說這傢伙根本只是隻溫和好欺負的大毛熊。

論體能,Mendez也就只是衝著身材高大而已,但對方似乎也沒將這點放在心上。

論話術,他得說Mendez的確很會說話,提出的方案和建議雖然有時候過於誇張,但的確精闢,溫和地不容許任何人反駁。

但這點還是沒辦法改變Mendez氣勢不足的缺點。

更不用說Mendez低下的生活技能,除了垃圾食物和垃圾食物之外,Solo沒看過他吃其他的東西(如果酒和菸算其他食物的話)。

Solo後來終於受不了地用了安全屋的廚房煮了一頓大餐,雖然Mendez看起來有些訝異,但還是乖乖坐在桌前,拿起銀叉動起眼前那盤滿滿青菜的義大利麵。

「真不知道你怎麼活到現在的。」Solo把一盤蔬菜濃湯放到桌上,扯下圍裙也跟著坐到桌前。

「漢堡也是食物。」Mendez回得理所當然。

「我以為你的妻子會給你做飯。」Solo看了Mendez手指上的銀色戒指一眼。

「噢,」Mendez手上動作頓了一下,「我們……沒住一起。」

Solo挑眉,但沒多說什麼。

Mendez也安靜地繼續吃著自己晚餐。

 

--既然如此乾脆把戒指拿掉不是更好。

省得他看了刺眼。



這次的任務對Solo而言就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合作任務,Mendez負責救出那個重要的加拿大外交官,而自己就只要照著計劃書上的行動指示協助Mendez就好。

但就在解決完飯店外面的敵人走進飯店時,看見Mendez高大的身軀正笨拙地保護加拿大外交官,一邊分神回擊敵人,卻被敵人踹了一腳的時候,Solo毫不留情地舉槍就朝那個踹Mendez的混帳開炮。

Mendez有些驚訝地看著Solo,但Solo只是冷著臉要Mendez快點帶著外交官離開這裡。

看見Mendez和外交官成功撤離飯店後搭上接應的車後,Solo才收起槍開了另一台車返回暫時的安全屋。

 

他握緊方向盤,想到Mendez被踹倒的那一幕就一股怒火升上來,他恨不得一槍斃了那個混帳,但他最後還是避開了要害。

他決定等回到安全屋後要好好跟Mendez溝通有關於自身防衛的議題。


评论(4)
热度(33)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