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愛され方の学び方

※Jason生日賀文,順便還之前的點文!(你

※標題最後已經跟內文沒什麼關係了(



---


傑森覺得今天真是他媽糟透了。


本來他鎖定了幾個老是聚集在高譚港口進口毒品並販賣進校園的罪犯,結果不知道是誰先放了風聲說紅頭罩要來找他們算帳。

這下可好了,調查了將近二個月的線索就這樣飛了,反而還被對方暗算,現在他正被五花大綁在不知道高譚哪個廢棄工廠的鐵柱上。那幾個本來被他爆揍的罪犯就帶著勝利者的笑容看著他,一邊討論接下來要怎樣料理這個高譚黑道人人都害怕(除了蝙蝠俠和羅賓之外)的紅頭罩。


媽的一群智障。


傑森一邊聽著他們要怎麼揭穿自己的真實身分一邊讓小刀從袖口滑到掌心,迅速但安靜地割開綁著他雙手的繩索。

等他解開繩索之後絕對要把這些人的臉連同那個愚蠢到不行的腦袋給一槍射爛。

但就在傑森這樣盤算的時候,工廠另一頭突然傳來了一陣哀號,聽見哀號響起的同時,那二個還在討論怎麼料理他的罪犯一瞬間安靜了下來,接著不約而同地掏出槍械警戒看著周圍。

--Fuck。

傑森深深覺得今天真是他媽糟透了,他割開繩索,趁那二個蠢貨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衝上前各賞一腳,趁他們還沒從地板上起身之前,傑森一腳狠狠踩在其中一個人頭上順手奪過了掉落在地上的手槍,才正把槍口對著那個混蛋的腦門的同時,黑色的蝙蝠標突然從黑暗中出現,精準地射進了槍口。

傑森嘖了一聲,一道身影從工廠天花板翻身而下,順便一腳踹昏了另一個罪犯。那個標準的羅賓黃色披風,傑森用膝蓋想都知道是誰來這裡。

達米安雙手抱胸臭著臉看著傑森,「不准殺人,陶德。」

「干你屁事。」

傑森不爽地從槍口拔出蝙蝠標後丟到達米安腳前,金屬撞擊到地板上的輕脆聲響迴響在已經陷入安靜的工廠內。

「傑森,」迪克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他從達米安後方出現,「你還好嗎?」

「你知道嗎?」傑森把那二個罪犯的身上大概搜了一輪,沒發現什麼東西後才起身回望似乎一臉擔心的夜翼,「你們不出現的話一切都很好。」

「不准那樣對格雷森說話!」達米安忍不住忿忿地開口。

「除了戀父情結之外現在還有戀兄情節?哼?」傑森冷笑了一聲,轉身離去。

「陶德--!」

「冷靜點,達米安。」迪克拉住了達米安,他看著逐漸消失在黑暗之中的傑森背影開口:「傑,明天回家一趟吧。」

但回應他的只有一片寂靜,和罪犯們痛苦的呻吟聲。




傑森不知道是第幾次覺得今天他媽的糟透了。

他回到安全屋一開門就看見紅羅賓坐在自家沙發上,還擅自拿了自己還沒吃完的阿爾弗雷德手製小甜餅,而傑森只能眼睜睜看著提姆吃完玻璃罐內的最後一塊。

「操!你他媽的又跑來這裡幹嘛?!回你的泰坦!鳥寶寶!」傑森一手搶過玻璃罐,心痛地(當然他不會表現出來)看著只剩下餅乾屑的空蕩蕩罐子。

「我來吃小甜餅。」提姆絲毫沒有被傑森的怒意嚇到半分,反而還一副理所當然。

「你他媽不會自己去跟阿福要嗎?!」

「你也可以自己跟阿福要。」提姆聳聳肩,起身繞過傑森開門走出安全屋,離去前還不忘回頭開口,「阿福很想你。」

「……Fuck!」

眼睜睜看著提姆離開之後半晌,傑森只能說出這句話。


今天真是他媽糟透了。



/



沒有跟法外者一起的傑森陶德的一天很簡單,起床、做早餐、接羅伊打來的電話(大多時候通常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比方說柯莉如何又如何)、照顧植物、監視高譚有沒有不守他訂下的規則的黑道。

然後外出調查及蒐集各種資訊、巡視地盤、偶爾遇到夜巡的蝙蝠俠和羅賓,通常都是吵上一架後分道揚鑣、接著回家睡覺。

當然如果高譚那天難得地和平的話,傑森會選擇在家看書,渡過一天。

偶爾,應該說時常,如果碰上夜翼(他就搞不懂為什麼迪克能老是出現在高譚,搞得好像布魯德海文治安有多好)的話總是會像昨天一樣,叫他回家吃飯;偶爾他會收到提姆的回家訊息、更少的是蝙蝠俠。

當然傑森最後都只是讓那些訊息消散在空氣中,當作從未看過也從未聽見。


度過了操蛋的昨天後,傑森才正從冰箱拿出幾顆雞蛋和培根,準備做早餐的時候手機就響了,看見來電號碼後他想也沒想地就接起手機,打算要是那幾個兄弟打來的話,就要罵個幾句髒話然後狠狠地掛斷他們電話。

但話筒另一端傳來的是另一個更為蒼老但十分溫和有禮的老人嗓音。

『傑森少爺,聽說您的小甜餅吃完了。』

「……阿福。」傑森悶悶地喊出對方名字,對於阿爾弗雷德提出的問題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正巧我今天正不知道該從哪邊開始修剪庭園的樹枝,如果傑森少爺您肯幫幫我這個老頭子的話,我會很高興的,另外,我相信您會得到一星期分量的小甜餅和一頓大餐做為報酬。』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人提出的要求讓傑森無法拒絕的話,那個人就是韋恩家的偉大管家,阿爾弗雷德˙潘尼沃斯。

「……我晚點去。」傑森沉默了許久,依然沒辦法想到一個好理由拒絕阿福,畢竟他很清楚不管是什麼理由,阿爾弗雷德都絕對能夠反駁到讓他除了OK以外說不出其他話。

『非常感謝您,傑森少爺。』阿爾弗雷德語氣十分愉快地結束了通話。




--真是他媽見鬼了。

傑森一回到韋恩莊園就發現除了他以外的三隻小鳥都在,迪克看到他時露出高興的笑容還走上前要給他一個擁抱,但被傑森狠狠推開。而提姆和達米安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不過達米安卻難得的沒有一看見他就蓄勢待發地準備跟他吵架。

「傑森少爺,真高興看到您。」阿爾弗雷德拿著一堆園藝用品走進大廳,「今天得麻煩您了。」

「說真的,這些人也能幫你吧?阿福?」傑森主動接過阿福手上的東西,但還是忍不住看著身後正坐在沙發內悠哉看書喝茶吃點心的三隻小鳥抱怨了幾句。

「您指的是那幾位少爺嗎?」阿爾弗雷德挑高一邊眉。

「……當我沒說。」傑森都忘了除了自己之外,那三個羅賓個個都是不輸給布魯斯韋恩的大少爺。


幫阿福修剪完韋恩家庭園的植物後傑森累得只想回家躺在沙發上睡上一覺,但就在他想開溜的時候卻被萬能的管家抓到,所以他現在只能坐在餐桌上和其他三個兄弟及布魯斯(對,布魯斯今天也他媽的坐在這張餐桌前)上演一齣溫馨感人的家庭聚餐戲碼。

「傑森。」

就在傑森盤算著要迅速解決完晚餐回到安全屋的時候,布魯斯突然開口叫了他。

「幹嘛?」他抬頭看向布魯斯,當然布魯斯完美地維持著那一貫的蝙蝠俠表情。

「今天晚上住下來。」

「啥?我才--」

「布魯斯,你永遠不會說話對吧?」迪克開口蓋掉傑森抗議的話,他轉頭白了布魯斯一眼,隨即又看向傑森開口,「今天晚上是電影之夜,傑森,布魯斯希望你能一起。」

「干我屁事。」傑森哼了一聲。

「語言,傑森少爺。」不知道何時消失又走進餐廳的阿爾弗雷德忍不住開口糾正,他將飯後甜點放到每個人面前,「另外我贊同迪克少爺的意見,傑森少爺,您該在這住一晚,布魯斯老爺也如此希望。」

「……我還有工作。」連阿爾弗雷德都開口留人,傑森只能沒什麼氣勢地拒絕管家的建議。

「得了吧陶德,你哪來工作。」開始吃起飯後甜點的達米安冷笑了一聲看著傑森。

「我可忙了小鳥,我得巡視地盤。」

「別忘了整個高譚市都是蝙蝠俠的,傑森。」提姆語氣平淡地開口。

「電影給你選。」

布魯斯在他們都還在說話時迅速地解決了甜點,他起身離開前只丟了這句話給傑森。


而傑森只能愣愣地目送布魯斯轉身走出餐廳。

--去他的蝙蝠俠。




「傲慢與偏見?認真的?」

雖然不是不知道傑森的個人喜好,但看見傑森手上拿著片子的時候,迪克還是忍不住挑高一邊眉看著自家二弟提出疑問。

「陶德挑片的品味真不敢讓人恭維。」達米安臭著一張臉看著傑森。

「我倒是第一次知道你有如此纖細的品味。」提姆已經在沙發上坐定,手上還拿著一桶阿爾弗雷德準備好的爆米花,「我比較想看傲慢與偏見與殭屍。」

「他媽的通通給我閉嘴。」傑森舉起手中的片子在兄弟面前晃了晃,「老蝙蝠說給我挑片。」傑森用著你們通通不准有意見的眼神掃過所有兄弟。


雖然後來布魯斯在看見片子後也和迪克露出一樣的表情看了傑森一眼,但韋恩家的主人沒多說什麼,只是在沙發坐下和四個養子一起看完了那部電影。



/



『小杰鳥!生日快樂!』

羅伊亢奮的聲音從話筒另一端傳來,逼得傑森不得不把電話拿遠一點。

「羅伊哈珀!你他媽發什麼神經!你知道現在幾點嗎?!凌晨三點!!」

『噢,抱歉,我沒注意時間。』羅伊聽起來沒什麼愧疚感,『話說回來,你該不會忘記了吧?』

「忘記什麼?」

『你的生日,天才。』羅伊很明顯地嘆了口氣,『算了,生日快樂!你的禮物我和柯莉回去再給你啦!晚安!』不等傑森回話,羅伊就擅自掛了電話。

「幹。」

傑森忍住把手機摔到牆上的慾望,他發誓等羅伊回來絕對要揍他一頓。


然後他看見手機上顯示的日期時,突然明白了為什麼布魯斯突然要他留下參加韋恩家的電影之夜。

就像迪克所說的,蝙蝠俠永遠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傑森忍不住勾起嘴角,他改變心意了,等羅伊回來時他可以揍他一拳就好。



Fin.


小翅膀生日快樂!

從看了Under the red hood之後也喜歡了Jason快三年,好長啊,希望之後編輯們能夠對小翅膀好一點。

Rebirth的小紅帽Jason真是!可愛透了!(不管幾次都要講)

评论(2)
热度(50)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