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Candy Dreams-08(完)

未beta正文完結,對不起我實在寫不出什麼CP味(土下座)

出本的內容會再請朋友校稿修正&加上未公開的二篇番外(沒有意外的話會有二篇)

有興趣的話歡迎填填CWT43的印量調查

如果有大陸的朋友也有興趣購買的話歡迎留個言,視情況會考慮代理通販


-----


傑森愣愣地看著站在眼前的夜翼,對方也一臉疑惑的看了房間一圈後轉頭看向他。

「你看得到我?」

「為什麼看不見?」還能跟你對話呢。

傑森警戒的瞪著眼前的夜翼一邊跳下沙發,將整個身子藏到沙發之後,「你是誰?」

「……?」迪克疑惑地看著躲到沙發後的傑森,雖然這個樣子還挺可愛的,但現在得先說正事,迪克盡量露出笑容試著讓傑森放下戒心,「我是來帶你回去的,傑森。」

「哈,你以為我會信嗎?」傑森依然躲在沙發後面,「怎麼可能過了快半年才看到我?」

聽見傑森的話,迪克愣在原地,

「──什麼?」

「迪克,你在幹嘛?」

迪克還來不及回答,房門就被打開,傑森──正確來說應該是長大後的傑森就站在門口,他看了看房間後一臉狐疑地看著迪克:

「我剛才聽到你在說話,你是在跟空氣練習下一次的道德演說嗎?」

迪克詫異地瞄了一眼的確是躲在沙發後面的傑森,他躲得讓一進房間就能看見他,但另一個傑森卻沒有看見。

這太詭異了,札坦娜可沒有預先說過會有這種情形。

「……是啊,你知道的,你很缺乏這個。」迪克笑著聳聳肩順著對方的話講下去。

傑森只是露出一臉『你省省吧』的表情關上房門。

確認門外的腳步聲已經逐漸消失,迪克才轉頭看向躲在沙發後的小傑森開口:

「這到底怎麼回事?他們看不見你?」

傑森思考了一會才從沙發後面走了出來,他窩回椅子上,「你本來也看不到,迪克。讓我猜猜,你是本來的迪克,哼?」他早該想到蝙蝠俠總會有任何方法找到他,不管他在哪裡。

「你被困在這裡了,我來帶你回去。」

「我怎麼了?」

「你沒有醒來,再這樣下去你會死。」迪克伸出手,「小翅膀,回家吧。」

傑森搖頭:

「不。」他沒看向迪克,只是低著頭,「既然如此也好,這次記得確認我真的死了。」

迪克覺得聽到了自己神經斷裂的聲音。

下一秒傑森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迪克一拳打到地上,沙發也因此整個翻到地板上,迪克似乎不在意是不是會吵到屋子裡的蝙蝠俠和剛剛離去的紅頭罩,他一把抓起傑森又給他一拳。

「你可以再說一次看看!我會揍到你說不出來!」

看著憤怒朝他大吼的迪克,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迪克這麼生氣的樣子,傑森想。他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迪克突然對他發這麼大的火。

看見傑森眼神裡除了震驚之外還有茫然,迪克就知道傑森根本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憤怒,發現這點後讓迪克更加生氣,可以的話,他簡直想要用力抓著傑森搖醒他。

「你就這麼想死?啊?」依照他剛才製造出的巨大聲響跟現在的聲音來看,下一秒應該就要有人衝進房間,但門外沒有傳來任何腳步聲。

「我得說我還沒有很想死,」傑森忍不住開口替自己反駁,「但我覺得既然都這樣了,那這是對所有人都好的方法。」他說得理所當然,彷彿就像在說『嘿我去便利商店幫你們買個麵包』一樣。

傑森阻止了迪克想說下去的話,他繼續說:

「仔細想想,高譚少了一個紅頭罩,蝙蝠俠和羅賓也可以管理得很好……只是沒有我在的時候那麼好,有鑑於你們對罪犯的憐憫心都要滿出海。」傑森聳聳肩,「我繼續待在這裡也不錯,雖然他們看不到我,但至少在這裡的我還滿開心的,再說反正我都死過一次了。」

「好吧。」迪克聽完的回答讓傑森鬆了口氣,但他又補上下一句,「但我不會把你留在這裡。」迪克雙手在胸前交叉,語氣堅定。

「你是白癡嗎?格雷森。」

迪克知道傑森只有在生氣的時候才會叫他格雷森,但他一臉無所謂,「他們都看不到你,你在這邊也很無聊吧?總要有個說話對象。」

「誰像你活像個長舌婦。」

「我很受歡迎,大家都喜歡會說話的男人。」

「噢,是啊,長舌格雷森。」傑森翻了白眼。「說真的,你要怎麼帶我回去?我沒看到什麼通道之類的。」

「札坦娜說只要你自己願意離開,我就可以帶你回去。」

「魔法。」傑森哼了一聲。

迪克走近傑森,伸手一把將他從沙發上抱起來後自己坐了下去,還不忘把傑森放在自己腿上,傑森簡直快被這個舉動噁心死,他轉頭看向迪克慍怒地朝他開口:

「放我下來,你這戀童癖!」

「哇喔,這叫兄弟親密的表現,你傷到我的心了,小翅膀。」迪克誇張地嘆了口氣,一臉我超級受傷。

「你知道你不能在這裡待太久,對吧?」看見迪克完全沒想把自己放下沙發的樣子,傑森乾脆放棄掙扎,「Dicky Bird,你才是那個該回去的人。」

「本來要來帶你回去的人是布魯斯,」迪克輕聲開口,「你死了之後他很傷心,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人敢提起你……當然布魯斯沒有表現出來,但我們都知道。」

「因為他是蝙蝠俠。」傑森笑了起來,「其實我不怪老蝙蝠,真的。」

他來到這裡之後突然發現這不是什麼人的錯,就因為那個蝙蝠俠他不會放棄自己的原則,而他是那個在高譚骯髒小巷裡長大的傑森陶德而已,因為是他。

夢裡一切都是如此完美,蝙蝠俠救了他,為了他殺了小丑,他的付出也得到了同等的回報,沒有那個刺眼的小紅鳥、也沒有那個高傲自大的臭小鬼,只有蝙蝠俠、夜翼和紅頭罩。

正因為是夢。

「老蝙蝠給你多少時間?」蝙蝠俠不可能讓寶貝養子跟自己一起死在這邊,他也不可能讓迪克因為他而死。

「沒多久。」

「好吧,」傑森回頭看向迪克,「要是蝙蝠俠知道夜翼也溺死在夢裡大概不會放過我,是該醒了。」

聽見傑森依然習慣性將自己的重要性歸為零讓迪克蹙了眉,但他沒多說什麼,只是笑了笑:

「回家吧,傑森。」

──反正他有的是時間可以糾正他的小翅膀這個該死的觀念。

 

 

 

他在自己房間。

傑森張眼,熟悉的天花板映入眼底,他盯著天花板一會,轉頭看見迪克正躺在他左手邊的床,而札坦娜正笑著對也是剛醒來的迪克說著什麼,接著他聽到了衣服摩擦的聲音,傑森轉頭就看見布魯斯穿著蝙蝠俠的制服站在床邊看著他,依然面無表情,但傑森可以感受到布魯斯面罩下的眼神似乎變得柔和。

「Hi,Old man.」

他開口。

「Welcome home,Jason.」

布魯斯回。

 

 

Fin.


评论(4)
热度(32)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