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Candy Dreams-07

這幾天loft好慢啊

下一回完結


----


「為什麼你沒殺了小丑!」傑森看見自己拿著槍指著布魯斯,「我說的不是其他人,而是小丑!為什麼?!」

蝙蝠俠只是緊抿著唇但沒有開口。

「他從你身邊奪走了我!」雖然戴著面具,但傑森知道自己有多絕望,「要是小丑殺了你,我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但你沒有。現在你該選擇了,殺了我、或是殺了小丑。」

他看見小丑在聽見這句話時露出了愉快地笑容,「噢,小蝙蝠,聽聽這個愛的告白,你可不能再次辜負你的小小鳥。」

「閉嘴!」傑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把小丑勒得更緊,但小丑絲毫沒有任何影響,反而像是被逗樂般地發出嘶啞笑聲。

整個空間只迴盪著小丑空洞的笑聲,傑森站在旁邊冷靜看著這一切,看著那個死而復生成為紅頭罩的自己和小丑,他知道蝙蝠俠接下來會做出什麼選擇。他會轉身走向窗邊,假裝要離去,但就在他開槍的時候他會閃過子彈,朝他丟出蝙蝠標──

蝙蝠俠抽出蝙蝠標朝小丑胸口丟了過去,蝙蝠標精準的沒入小丑的胸膛刺穿了心臟,本來迴盪在整個房間內的笑聲瞬間停了下來,傑森詫異地看著蝙蝠俠,另一個自己臉上的表情大概跟他一模一樣。

「你說的對,我早該殺了他。」

蝙蝠俠的聲音一如以往地淡漠。

 

「不對!」傑森衝上前想要拉住那個在自己夢中殺了小丑的蝙蝠俠,但他只是穿了過去,「不該是這樣!你不會為了我殺了他!」傑森開口大吼,但不管是另一個自己還是蝙蝠俠,都沒有人理會他,彷彿他才應該是那個不在這裡的人。

他只能看著蝙蝠俠就像丟垃圾一樣把小丑的屍體丟到旁邊,另一個自己也不可置信地看著蝙蝠俠的舉動,而蝙蝠俠只是把夢中的自己擁入懷中。

「回家吧,傑森。」

──事情不該是這樣。

傑森腦子裡有個聲音明白地告訴自己,但他只是看著蝙蝠俠拉著自己離開這棟廢棄的公寓,而傑森就像著了魔似地跟在後面。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夢境,也知道蝙蝠俠不會為了他而私自制裁罪犯,所有人都以為蝙蝠俠自認凌駕於法律之上,但他們根本不知道蝙蝠俠才是那個最相信法律的人。

蝙蝠俠是那麼美好,他的雙手根本不該沾上任何一個罪犯的鮮血,不該為他。這個混和著自己心底期望的夢境讓傑森覺得噁心,但他無法自拔。

傑森不知道這個夢還要持續多久,他就像幽靈一樣跟著他們兩個回到韋恩莊園,他看見阿爾弗雷德對於自己的出現並沒有露出多少訝異,反而只是笑著說『歡迎回家』。迪克看樣子也在蝙蝠洞待了一陣子,看見自己的出現,他開心的不顧自己扭傷的腳還沒好就衝上前,給了他一個擁抱。

 

傑森就看著這一切像是無法停下的膠捲般,只能任由它在眼前播放,除此之外什麼也不能做。

 

 

 

 

布魯斯在走進傑森房間時就看見迪克正坐在床邊,而提姆和達米安也在,他們三個在聽見腳步聲後不約而同地回頭看向他。

「他沒有醒。」迪克開口,「我們不管怎麼叫他都沒有醒。」

 

迪克好不容易處理好了警局裡那些堆積到一定高度的文書作業,也解決了幾個晚上在布魯德海文遊走的小罪犯後在隔天深夜回到韋恩家,達米安和提姆就跟他說傑森從昨晚睡到現在。

他試了各種方法想要叫醒傑森,從溫柔的叫喚到最後他幾乎是想要試著一拳揍醒傑森,但他的小翅膀依然沒有清醒的跡象。提姆甚至在他握拳的時候冷靜地提醒迪克,他和達米安也已經試過這種方法了,但一點用也沒有。

最後他們只能找來蝙蝠俠。

 

布魯斯走進床邊看著傑森,要不是看見傑森胸膛微微起伏,他幾乎要跟當初那個安靜躺在棺木裡的小男孩身影重疊。

「你有問過羅伊了嗎?」布魯斯看向完全把擔憂寫在臉上的長子。

迪克點點頭,「羅伊說解決方法目前也還找不到,但那個會讓傑森困在夢境,除非他自己想醒,如果硬要叫醒他的話,可能只會讓傑森永遠是這個樣子。」

「我會找到方法。」

不等他們反應,布魯斯逕自轉身離去。

 

布魯斯坐在螢幕前看著電腦視窗,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他也早就知道那個外星救難犬早在30分鐘前就來到蝙蝠洞,但卻只是在他身後飄來飄去。布魯斯終於受不了地低聲開口:

「超人,不要像顆氣球一樣飄來飄去!」

「……我幫你問過札坦娜了,這是一種魔法,她或許有方法可以讓傑森恢復原狀。」克拉克終於開口,但他看起來有些不安,「她可以讓人進入傑森的夢境帶他回來,但是……」

實在是看不下去克拉克吞吞吐吐的樣子,布魯斯惱怒地用力扯下超人身上的大紅色披風,把鋼鐵之子扯到自己面前低吼:

「話說完。」

「如果不順利的話,你跟傑森都會被困在夢境裡面。」克拉克天藍色的眼睛盈滿擔憂,「B,也許我們還能找到更安全的其他方法……」

「沒有更安全的方法。」布魯斯將克拉克不切實際的想法狠狠打碎,「你自己也知道。」

克拉克聽了沒有開口,只是低下了頭。

「……我不能再失去傑森。」布魯斯疲憊地靠向椅背。

「B……」

布魯斯看著那個擺放在玻璃櫃裡的制服,隨時提醒那是他曾經犯下的錯誤、他曾經的失敗、他曾經的悔恨。

克拉克當然也知道傑森對於蝙蝠俠來說是一個怎樣的存在,他關心傑森、但也擔心布魯斯。至少布魯斯現在沒有叫他滾出高譚,而是還允許自己在蝙蝠洞裡陪著布魯斯。

「札坦娜什麼時候能幫忙?」布魯斯抬頭看向那個一焦慮就會飄在旁邊的人型氣球開口。

「隨時,只要你準備好。」放棄了說服布魯斯的想法,克拉克有點無奈地回。

 

 

「別想,布魯斯。」

當天深夜,札坦娜來到韋恩莊園,跟著蝙蝠俠一起走進傑森房間向羅賓們說明一切後,迪克雙手交叉擺在胸前反駁布魯斯的方法。

似乎沒有料到蝙蝠家的長子會拒絕這個提議,超人和札坦娜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高譚不能沒有蝙蝠俠,我也不想假裝我是蝙蝠俠。」迪克看著蝙蝠俠表情變得十分難看,「由我去。」

「什麼?」站在一邊的達米安在聽見迪克的決定後忍不住驚訝地喊出聲,旁邊的提姆雖然沒有開口,但表情也充滿驚訝。

「迪克──」

「不,由我去。」迪克直接打斷布魯斯還沒說完的話,堅定的姿態不容任何人改變他的決定,「我答應過羅伊和柯莉會好好看照傑森。」

就在布魯斯蹙起眉開口說話之前,迪克再次打斷了布魯斯:

「不是只有你需要補償他。」

 

 

 

 

這個世界沒有紅羅賓、也沒有那個自稱布魯斯韋恩兒子的小鬼,只有蝙蝠俠、夜翼,和紅頭罩。

而這個世界的蝙蝠俠也確實凌駕在法律之上,就在他殺了小丑之後。

傑森想起之前蝙蝠俠說過的話,跨越那條線非常簡單,但一旦踩過去就再也無法回頭,而他的確沒有想要回頭,所以他選了一條和蝙蝠俠不同的道路,他控制毒品、掌握高譚的黑道、只要有人不遵守他定下的遊戲規則,子彈就會毫不留情地替那個本來就該死的傢伙的人生劃下句點。

傑森看著和現實中截然不同的蝙蝠俠,他也在殺死小丑後跨越了那條線,和紅頭罩一起走上另一條道路。傑森看著這一切發生,他清楚知道這些都只是謊言,但他無法克制自己待在這裡,這裡對傑森來說就像是裹著糖果外殼的毒品,看見那樣的蝙蝠俠他覺得既開心又痛苦。

夜翼彷彿成為了蝙蝠俠和紅頭罩最後的良心,他不只一次為了『該不該殺死罪犯』而跟蝙蝠俠和紅頭罩爭吵,夜翼大可離開他們回到布魯德海文,但他沒有。迪克總是這樣,家族對他的重要性遠過其它,或許也是因為迪克認為他總有一天能夠把蝙蝠俠和紅頭罩拉回正確的道路上。

傑森看著又開始爭吵的夜翼和蝙蝠俠心想。

直到最後迪克依然沒有吵贏蝙蝠俠,在迪克悻然離去時,傑森無聊的也跟在迪克身後,反正這裡沒有人看得見他。

他跟著迪克走回房間,傑森主動找了房間內的沙發窩了進去,而就在他調整好坐姿時抬頭就看見迪克滿臉詫異地看著他。

 

「……小翅膀?」

迪克開口,喊出那個傑森已經快要半年沒聽到的稱呼。




TBC.

评论(2)
热度(33)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