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Candy Dreams-06

我差不多就是個辣雞了.jpg

相信大米跟桶也是能感情很好的。


----


但並不代表他用完早餐就不會去找傑森麻煩。

達米安雖然在某方面來說還挺贊同紅頭罩對於高譚罪犯的做法,但並不代表他就得跟那個次級品玩我是你哥你是我弟,我們得親親愛愛和平相處的家家酒遊戲,更多時候傑森只會想拿槍往他腦袋打、他也只會想拿著武士刀就往傑森身上招呼。

韋恩家的四隻羅賓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相處的,特別是他們三個對待紅頭罩的方式。

他知道格雷森對於傑森的感情和對提姆或是對他有點微妙的不同,但平常格雷森還是煩得要死老是纏著他或提姆,現在那個傑森變得跟自己差不多大回到這裡之後,格雷森幾乎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個次級品身上。

而達米安就是不爽這一點。

達米安結束了日課,本想直接去找那個次級品的碴,但他轉念一想後拐進廚房。

達米安沒有花很多時間就看到那個次級品窩在書房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本理性與感性,看見書名讓達米安忍不住挑高一邊眉,但還是端著阿福烤好的馬芬蛋糕走了過去。

聽見有人走近的聲音,傑森從書裡抬頭就看見達米安端著馬芬蛋糕朝他過來,傑森沒有開口,只是疑惑地盯著達米安。

「潘尼沃斯做的。」達米安沒多說什麼,也不管傑森手上還拿著書,硬是要把馬芬蛋糕塞到傑森手裡。

「你拿來給我?」傑森懷疑地看著沒什麼表情的達米安,「你?

要是傑森沒搞錯,眼前這個高傲的小鬼(雖然他現在年齡跟傑森差不多)應該是很討厭他才對。

「有什麼問題嗎,陶德。」

現在還叫他陶德了。

「……沒什麼。」傑森沒打算搭理達米安,他又低頭繼續看起閱讀到一半的書,順便一口咬下馬芬蛋糕。

突然其來的嗆辣直接在傑森的鼻腔和喉嚨散開,傑森無法克制的大咳出聲甚至眼角還流下生理的淚水。

「操你的!你加辣椒醬?!你在馬芬蛋糕裡面加辣椒醬?!誰他媽的會在馬芬蛋糕裡加辣椒醬!」傑森看見身旁的達米安嘴角彎成一個得意的笑容,惱怒的開口朝他大吼。

「跪下來感激我吧陶德,這可是蝙蝠俠偉大的繼承人的特調點心。」達米安非常得意,看著傑森被辣椒醬嗆的滿臉淚水就有股爽快感。

「你他媽的自己吃看看!」傑森一把抓起那個加了辣椒醬的馬芬蛋糕就朝達米安撲了過去。

 

而提姆終於結束了工作回到書房,就看到傑森和達米安二個人扭成一團,還握著一個馬芬蛋糕硬要往對方嘴裡塞,提姆思考了一會,決定在他們二個人發現他之前去找來阿爾弗雷德。

韋恩家偉大的管家在來到書房後,進行了將近三個小時的兄弟及家族感情的重要性和不可浪費食物的說教下放過了傑森和達米安,但他們兩個得在晚餐時間上演一場兄友弟恭的娘娘腔戲碼。

雖然傑森和達米安覺得這種事情真是噁心透頂,但韋恩家的人包括蝙蝠俠,都沒有人能夠違抗阿爾弗雷德,連布魯斯都只是看了他們兩個一眼就沉默地吃著自己的晚餐。

幸好在晚餐結束時,阿爾弗雷德似乎滿意地點了點頭,還送給他們兩個一人一份小甜餅。

 

 

 

 

傑森打開塔莉亞給他的那份文件,從牛皮信封裡掉出來的是穿著一身紅衣,胸前寫著R的少年跟著蝙蝠俠夜巡的照片。

他花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才知道那張照片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蝙蝠俠找了一個新的羅賓。

因為他死了,所以蝙蝠俠找了一個新的羅賓來代替他,甚至連夜翼也和他們一起合作。

因為他死了,所以蝙蝠俠需要一個新的羅賓。

傑森愣愣地盯看著手中的照片許久,才理解這個被突然放到眼前的事實,他覺得自己彷彿回到了拉薩路水池,肺部的空氣全都被擠壓出去讓他無法呼吸,但他卻無法從水中掙脫。

傑森又過了很久才打開另一份資料,他看完後忍不住將那張資料揉成一團垃圾。

──他死了,而小丑沒有。

他因為小丑而死,蝙蝠俠卻沒有因此殺了小丑,反而只是將他丟進阿卡漢精神病院,讓他繼續有機會殘害高譚市民。理解到這一點後,憤怒焚燒著傑森的理智,他將資料收了起來,轉身走出旅館房間。

 

──既然蝙蝠俠做不到,就由他來守護高譚,由他來成為高譚的武器。

 

 

達米安結束夜巡後再回自己房間前,他先繞到了傑森房間,當然並不是要關心那個次級品的狀況之類的,而是確認格雷森有沒有跟那個次級品一起睡,如果有的話他就要一拳揍醒格雷森那個混帳然後把他趕回自己房間。

但他才剛走到傑森房門,就聽見從房內傳來的呻吟,達米安挑了眉,沒有任何猶豫就擅自打開了門走進房間。

「──不!」

突如其來地大吼讓達米安嚇了一跳,他迅速躲藏到陰影處,警戒地觀察正在被窩裡不安扭動地傑森一會,發現對方並沒有醒來才安靜地走進床邊。

傑森在床上不斷掙扎扭動,他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什麼一面喃喃說著什麼,達米安蹙眉看著傑森,有些好奇地低下頭靠近傑森,想要聽清楚對方到底在夢中說了些什麼。

「……為什麼……不是我──」

就在達米安覺得自己都快碰到傑森時,他終於聽清楚了對方的夢話,語氣是達米安從未聽過的絕望和無助,那幾乎不像是老是拿著槍要跟他對幹的紅頭罩,也不像看見他就等不及要嗆他幾句的傑森陶德。

或許是被傑森出乎意料的這句話嚇到,達米安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握住了傑森再次開始在空氣中亂抓的手。

 

然後達米安就看見傑森那雙接近天藍的碧色眼底滿是驚訝地看著自己。

 

「……是你先抓住我的。」在一陣時間不短的沉默中,達米安終於受不了地開口。

傑森這才發現自己緊握著達米安的手,他看了看達米安,對方看起來正努力忍受尷尬和不甩開傑森的手,現在這個情況的確是尷尬到了極點,傑森只能默默放開手。

「……你在這裡做什麼?」傑森疑惑地看著還沒換下羅賓制服的達米安,「走錯房了嗎?。」

「我才不會走錯房。」達米安丟了一個『你是白癡嗎』的眼神給傑森(雖然他帶著多諾米面具,但傑森就是這樣覺得),「當然是你說夢話吵得要死,我以為你要死了才進來。」

「是嗎,我說了什麼?」

「我哪知道,你連夢話都說得不清不楚。」達米安哼了一聲就撇過頭。「我要回房了,真是浪費我時間。」

達米安才剛轉身要走,傑森就開口叫住他,他回頭看向傑森,但對方張口停頓了好一會,最後什麼也沒說出口,只是躺回床上窩進被子裡。

「陶德,我大概沒那麼討厭你。」

達米安又看了那個被窩一會才開口,但不等對方回應就逕自離開了房間。


TBC.

评论
热度(36)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