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Candy Dreams-04

接下來大概更的速度會更慢,希望休假有機會把進度趕一趕。

就算出本也會在loft公開未修正版全文,請不用擔心


-----


小丑尖銳刺耳的笑聲在整個屋子內迴響,在高譚長大的傑森知道小丑對於高譚及對於蝙蝠俠來說是個什麼樣的存在。他一腳踹倒擋路的小丑手下,就在看見小丑消失在走廊轉角時傑森想也沒想的就追了上去。他聽見身後布魯斯正在喊著羅賓,但傑森滿心只想抓到小丑。


「噢,蝙蝠的小小知更鳥。」發現追上去的是傑森時,小丑一如往常地裂嘴大笑,「這次這隻小知更鳥的翅膀會不會被折斷呢。」


「想都別想!」傑森丟出蝙蝠鏢,但蝙蝠鏢卻直接穿過小丑的身體,就像穿過空氣一樣掉落在小丑身後的地板上。


傑森詫異的看著不停大笑的小丑,但他回神,立刻又丟出了其他的蝙蝠鏢,小丑只是站在原地,一點傷也沒有。


「呃嗯,這樣可不行。」小丑伸出食指擺了擺,臉上滿是失望,「蝙蝠沒教你怎麼瞄準,嗯?沒關係,小丑來替蝙蝠好好教育一下這隻小小知更鳥!」


小丑話剛說完,傑森就發現自己被丟在不知道哪邊的鐵皮倉庫內,手腳都被手銬銬上,連萬能腰帶也不知道何時被丟在無法輕易取得的倉庫角落。


他抬眼就看見小丑拿著一根鐵撬站在自己身旁:


「小丑老師的第一堂課要開始了!小知更鳥,有什麼問題?噢,萬能腰帶?不不,不能讓你拿到那個。」小丑發現傑森掙扎著想要爬向萬能腰帶被丟棄的方向,他不客氣的直接往傑森腹部狠狠踹了下去,「學生就該好好上課,不能亂動!蝙蝠連這個也沒教你嗎?」


傑森抬頭瞪著小丑,對方眼神中只有瘋狂和愉悅,他張開雙臂開心地笑著開口:「沒關係,小丑會代替蝙蝠好好教育他的小知更鳥!」


 


「現在,我們先從怎麼瞄準目標開始。」小丑戲劇性的拉高了音調一邊笑著揮了揮手中的鐵撬走近傑森。


 


 


「──森!傑森!」


「不要碰我!」傑森幾乎是反射性地揮拳揍向那個不停抓著自己衣服的混帳,直到他聽見一聲悶哼後才回神。


「……提姆?」傑森看向正捂著臉的提姆才驚覺剛才自己那一拳是扎扎實實的揍到了對方臉上,「……抱歉、我、」


「你做了惡夢。」提姆的語氣聽起來沒有生氣,這點讓傑森鬆了口氣,「你剛才夢到了什麼?」


「……我忘了。」沉默了許久傑森才搖搖頭,「我回房間去了。」不等提姆回話,傑森說完逕自跳下沙發跑出客廳。


 


他夢到小丑、鐵撬,和一場爆炸。


 



 


「夢?」


面對迪克的疑問和布魯斯示意他繼續說下去的眼神,提姆點點頭:「但我不確定他夢到了什麼,他沒跟我說。」


「迪克,去問問羅伊他們之前到哪個星系。」


布魯斯沒多問什麼,一雙手又開始在鍵盤上忙碌了起來,迪克聽見只是點點頭轉身離開蝙蝠洞,甚至不在意布魯斯有沒有看見他的動作。


「那我就回泰坦──」


「你留下來,照顧傑森。」


「你知道他恨死我了吧?」聽見這個指令,提姆忍不住開口詢問布魯斯,縱使他知道布魯斯心底很清楚這件事。


布魯斯手上的動作稍微停頓了會,但沒有回答提姆的問題。


「我知道了,希望他恢復之後不要把我的腦袋給射爆。」對於養父逃避問題的態度,提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後也離開蝙蝠洞。


 


 


月光透過窗戶灑落在房內,迪克看見床上那團鼓起來的被子只是輕嘆了口氣,他將阿爾弗雷德請他帶上來的點心和熱牛奶放到床邊的小桌,坐到了床邊輕拍了拍被子。


「小翅膀。」他知道傑森只是假裝睡著,「阿福說你今天沒吃晚餐,要我帶了一些東西上來給你吃。」


那團被子依然沒有任何動靜,但迪克有的是時間,或許該說他早該分一點時間給傑森。


迪克沒有仔細計算經過了多久時間,他只是輕聲說著那些紅頭罩可能已經忘記,但傑森還記得的過往。那團白色被子在他講到傑森拿著一盒披薩跑到他家的時候終於動了動,傑森從被子內探頭出來看向迪克。


「我死了,是不是?」


他感覺到迪克笑容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地又恢復,而迪克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我大概猜得到,雖然我可能沒你們聰明,但也沒你們想像中的蠢。」傑森從床上爬起身,歪著頭看向自己大哥,「我怎麼死的?」


「……因為一場意外。」迪克沉默了很久才緩緩開口。


傑森想起了下午的那個夢,雖然他還沒有全想起來,但多少也能拼湊出八、九成,「爆炸,哼?不要告訴我還有小丑。」


「那是你的夢?」


「我就知道那隻鳥寶寶會跟你們講,」傑森有些驚訝於自己說出『鳥寶寶』這個詞,但他直接忽略了迪克一樣詫異的眼神,「是啊我夢到了小丑和爆炸,看樣子這些是我忘記的那些東西,嗯?」


傑森看著迪克,他知道迪克雖然沒有開口回答,但從他的表情來看,傑森知道自己猜對了,他本來想問迪克在自己死後蝙蝠俠是抱著什麼心情把自己的制服像個展示品一樣掛在蝙蝠洞、又是抱著什麼想法找了新的羅賓來代替自己,但後來他還是沒有問出口。


如果可以的話他不想知道。


「我餓了。」傑森開口,他的確是餓了。


迪克這才笑了起來,他把三明治拿給傑森,「吃吧,小心別灑得滿床都是,不然阿福的說教就有你受的。」


想起連蝙蝠俠都會害怕的阿爾弗雷德說教,傑森非常聽話的小心翼翼咬下一口三明治。


TBC.

评论(3)
热度(40)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