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Candy Dreams-03

※三少登場喇!

※覺得小翅膀應該也是有機會成為文學青年的


----


傑森正坐在韋恩大宅的餐廳裡,現在是早餐時間,阿爾弗雷德替全家人(對,包括布魯斯的所有人都難得的坐在同一張餐桌前)做好早餐後,各在達米安和傑森的面前放了一杯柳橙汁。

布魯斯安靜地吃著自己的早餐,而另一個沒看過的黑髮少年正一邊看著手上的資料一邊喝著咖啡(雖然他在一早進入餐廳看到傑森的時候露出了一個非常微妙的眼神),達米安刻意拿叉子在餐盤上發出尖銳刺耳的噪音一邊警戒的瞪著傑森,而迪克正用眼神警告達米安不要再這麼做,這一點讓達米安看起來更加焦躁。

「達米安少爺,我想我們應該討論過關於餐桌禮儀。」阿爾弗雷德一邊幫布魯斯換上一杯新的黑咖啡開口。

達米安嘖了一聲,但終於不再繼續發出噪音干擾其他人。

雖然傑森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但第六感告訴他自己不是該待在這裡的人,在高譚垃圾堆裡長大的傑森知道該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他決定吃完早餐後趁著沒人注意到時離開這裡。

「傑森。」

就在傑森下定決心後,他拿起阿爾弗雷德特製火腿烘蛋三明治的同時沉默已久的布魯斯突然開口。

「……幹嘛?」

「在你恢復原狀前,待在這裡,哪裡也不准去。」

傑森幾乎都要懷疑布魯斯是不是有什麼讀心術的超能力,他不滿的開口反抗,「我有人身自由!你不能一直把我關在這裡!」

「在還不知道你為什麼變成這樣、還有要怎麼恢復之前,你都不能離開這裡。」布魯斯無視傑森的抗議,他的表情和語調絲毫沒有任何改變。

「那你怎麼不把我關進籠子裡算了。」

「傑森。」迪克忍不住朝著傑森開口,「布魯斯只是關心你。」

傑森只是哼了一聲,低頭繼續吃著自己早餐。

然後他看見坐在對面的達米安露出一個比自己更加不爽的表情,這一點反而讓傑森有點開心,留下來似乎也不壞。



他後悔了。

他快無聊死了。

傑森無聊的在沙發上滾來滾去,一點也不想搭理待會阿爾弗雷德是否會神不知鬼不覺的走進來說自己不成體統。老實說阿爾弗雷德如果真的走進來,他還會比較開心一點,傑森幾乎整個人躺在沙發上,他看向坐在自己對面沙發,從剛才就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的提姆(名字還是迪克告訴他的,他們到現在都沒說過一句話)。

布魯斯一早就窩進蝙蝠洞、那個達米安則大概跟著布魯斯去了,傑森一點也不想知道;至於迪克,他好歹也是個警察,有正業要做,所以現在就只剩下傑森和提姆了,雖然他下意識的比起達米安更不想靠近提姆,但他現在實在無聊透頂,於是他試著先向對方搭話。

「你在幹嘛?」

「工作。」提姆連個眼都沒抬,手上依然在忙著計算著什麼。

這一點倒是和布魯斯滿像的。

「你也是羅賓嗎?」傑森滾近提姆一點瞄了一下那疊資料上寫了些什麼,看樣子是韋恩集團的年度報表。

提姆終於看了他一眼,但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噢拜託,」看見提姆的反應,傑森只是翻了個白眼,「現在就算老頭跟我說他有十個羅賓我都不意外了。」

「……你猜得沒錯。」

「為什麼?我做了什麼?」傑森一雙接近天空藍的碧色眼睛直盯盯地看著提姆,「我還看見了我的制服放在蝙蝠洞的玻璃櫃裡。」

雖然他毫無記憶,但傑森還是知道蝙蝠俠不會隨便把一個羅賓的制服就像標本一樣放在玻璃櫃裡面,他肯定做了什麼、或是說發生了什麼,所以讓蝙蝠俠不得不找一個新的羅賓──

來代替他。

想到這裡,傑森覺得自己不該待在這裡的那個想法又更加強烈,韋恩大宅的一切都讓他無比懷念,但也讓他無比焦躁,他不該屬於這裡,或許該回到高譚那條髒兮兮的小巷裡,那裡才是他的歸屬。

「我倒是沒有想過我們會這麼和平的對話。」提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放下手邊的資料,不知道從哪邊找來一本書後丟給他。

「傲慢與偏見?」傑森挑高一邊眉看向提姆。

「你總是在看這種書。」提姆只是聳聳肩,又坐回來繼續跟那一疊工作奮鬥。

傑森看了提姆一眼,拿著書窩回剛才的位置,「我們之前沒有這樣對話過嗎?」

「沒有,你恨死我了。」

聽了傑森也沒多大反應,只是認同的點了頭,「大概是因為你那個很像老頭的地方讓我覺得火大。」說完,傑森翻開了書,沒打算再跟提姆搭話。


他看著乖乖窩在沙發上看著書的傑森,一時之間很難跟老是在高譚暗巷中找黑幫麻煩的紅頭罩聯想在一起,他只在自己蒐集的情報中推測傑森是為什麼成為紅頭罩,但他從來沒有問過傑森原因,因為他知道就算殺了傑森,對方也不一定會告訴他。

但現在窩在沙發上安靜看著書的傑森或許才是他曾經該有的樣子。


他們兩個人都沒在開口,在客廳各據一地安靜地做著自己的事。


TBC.

作者這個蠢蛋想著TBC結果打成Fin我只好自打臉了

评论(2)
热度(43)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