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艦長
----
歐美坑
都是文,偶爾畫圖,偶有雜言。
----
RPS雷注意
留言都會看,但有時會忘記回,請見諒TT

Nightmare

哇喔OOC,但我真的太想看12(捧著空碗)

會不會有後續我也不知道。

--------------


Dick從睡夢中驚醒。

 

他大口喘氣,看向窗外才發現還是一片漆黑,Dick疲憊地用手梳了梳頭髮,才發現自己流了滿身的冷汗。Dick嘆了一口氣乾脆地把已經濕透的背心脫掉,起身下床走進浴室。

Dick試著回想剛才到底夢到了什麼讓自己驚醒,但只記得黑色的棺木和滿地的血紅,而他只能站在遠處看著這一切,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做不到。

無力感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

 

Dick一邊甩著武器揍歪了強姦犯一邊思考上次有那麼強烈的無力感是什麼時候的事,雖然只是個夢,而且自己還忘了大半,但就算過了一天他還是覺得胸口就像是被一顆大石壓著一般,幾乎快要不能呼吸。

接著他想起了Jason。

Batman的第二個羅賓、頂替自己位子的Little wing,第二任的Wonder boy。

雖然知道在自己離開後Bruce又找了一個男孩來當羅賓,讓Dick當下的確不太爽快,不過在測試的時候他的確也看見了Jason的潛質,那個孩子有能力成為一個比自己更好的羅賓。

但他還來不及看見Jason長大,他的翅膀就被硬生生折斷。

Dick大概一輩子不會忘記那時候的Bruce的樣子,他把Jason的死都怪在自己身上,縱使他和Alfred都告訴他那並不是蝙蝠俠的錯、甚至不是任何人的錯,但Bruce依然頑固地抱著這些責任不肯放開。

 

Dick把已經被電暈的強姦犯五花大綁後丟到警局門口,然後在任何人發現之前乘著黑夜離去。

 

Jason曾經在他們面前下葬,墓碑上刻著他的名字、但不久後,他因為Ra's的罪惡感獲得了新生,重新回到高譚。

而再次回到他們面前的Jason已經跟Dick記憶中的Little wing不一樣了,他甚至比自己高大壯碩、比起以前更加殘暴,比起以前更加憤怒。

但他們什麼也不能做,他們都虧欠Jason太多。

大概是Bruce對於Jason的補償心態,除了Batman之外,高譚還多了Red hood,所有犯罪份子都知道不能惹Batman和控管著高譚黑道的Red hood。

在Jason死後他曾經是如此希望他能夠再回到這個家、他會把所有的技巧都交給這個新的羅賓,毫無保留地。

但現在Jason回來了,Dick卻反而感到無所適從。

 

 

「你就他媽的不能滾去其他地方嗎。」在不知道第幾次打開安全屋大門後看見Dick就坐在裡頭,讓Jason只能無力的翻了翻白眼一邊脫下紅頭罩放到桌上。

「我想你啊。」Dick笑得滿臉無辜,「再說家人本來就該常常互相聯絡感情。」

「滾。」

Jason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但Dick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大概僵持了五分鐘左右Jason知道眼前這個穿著騷包緊身衣的混蛋是不會乖乖離開之後,半放棄的脫掉皮夾克用力甩到Dick臉上後走進浴室。

 

雖然Dick已經不是第一次闖進他的安全屋,他甚至也不想知道為什麼Dick會知道他每個安全屋的位置,但就在他洗好澡走進客廳,就看到Dick坐在沙發上朝他張開雙臂一副就是等要他飛撲過去的時後終於忍不住了。

「幹嘛。」他可不會他媽的玩什麼飛撲這種噁心巴拉的戲碼。

「讓大哥抱一下嘛。」

「雖然你平常就很渾蛋,不過你今天更渾蛋。」Jason皺眉看著眼前這個名義上的大哥,他從對方湛藍色的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緒,這只表示事情更糟,Jason當然沒有飛撲過去,但坐到沙發上,當然沒有忘了保持距離。「你被Oldman刮了一頓--幹!放開我!」

他話才說到一半,Dick就直接把他往自己懷裡扯,Jason邊罵邊想掙脫但很明顯Dick的力氣比他要來得大。

Jason掙扎了半天無奈地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掙脫後只好放棄地任由Dick抱著,甚至有點彆扭地伸手拍了拍自家大哥的背。

--他媽的他根本就不會安慰人,更別說他根本不知道對方到底腦子在想什麼的情況下。

Jason想要收回那隻尷尬的手的時候Dick終於開口。

「Littlewing,我想你該回家了。」但Dick沒有放開Jason,只是又收緊了雙手。

「那是你的家,Gryson。」不是我的。

「Bruce也會希望你回家,我們是家人。」

「Non。」Jason趁著Dick稍微鬆手的同時用力推開他,接近藍的碧綠眼睛難得平靜地看著Dick,「我們不是,從一開始就不是。」

 

Jason從沙發起身,只喃喃說了句晚安就走進自己的臥室關上門。

而Dick在聽見Jason那句話之後只能愣愣坐在沙發上,看著房門在他眼前關上,他什麼也做不了。

 

如同夢中的他。



Fin.


评论(6)
热度(29)

© Deep / Powered by LOFTER